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浙江总兵黄得功
正月初十,郑勋睿带着文曼珊和卞玉京等人,离开湖广回到南京去,他还是决定和家人一道过正月十五的,尽管时间上有些仓促,不过紧赶慢赶还是来得及。

郑家军在四川吸纳了两万的白杆兵军士,在湖广吸纳了熊文灿麾下的两万多军士,其总人数已经达到了十九万多人,加上女兵营以及调查署等等其他的部门,人数可以说达到二十万了,郑勋睿离开湖广的时候,留下了一万郑家军将士,同时留下了郑家军参将苏从金,且任命苏从金为湖广总兵。

驻扎在湖广和四川的郑家军总人数达到了一万五千人,这些人足够应对两省之局势了,而郑勋睿在离开湖广之前,已经彻底解散了湖广和四川两地卫所的军队,后续安排和安抚的事宜由湖广巡抚徐吉匡和四川巡抚李岩分别去完成。

两省的事宜正在慢慢的走上正轨,就迈进了一个崭新的天地各级的官吏正在大规模的考校和调整,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也许在这个过程之中,会发生一些波折,但只要总体稳定,都没有多大的问题。

朝廷的圣旨,郑勋睿在第一时间就知晓了。

郑勋睿丝毫没有在意,他很清楚,日薄西山的皇上朱由检,正在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试图挽回败局,可这救不了大明朝廷,救不了朱家的皇室,大明朝廷轰然倒下,只是时间上面的问题,唯一不同的是,皇太极不要想着占领中原,大清国将被彻底剿灭,李自成或许能够称帝,但很短的时间之内也会被剿灭。

郑勋睿暂时不会去关心北方的局势。就让朱由检和杨嗣昌去折腾,他重要的精力,还是要放在南方。这个时候需要动手了,稳控整个南方的局势。

说起来真正稳定的只有南直隶和陕西两地。山东与浙江都存在一定的问题,就更不要说江西、福建、广东、广西、贵州和云南等地了,他面前的对手还是不少的,浙江总兵黄得功,麾下号称二十万大军,好几次表现出来对浙江巡抚赵单羽不在乎的态度,福为什么不批捕?”姬斌大声质问:“检察院想干什么?这是为什么呀!”李奇恼怒地说:“随后为什么为什么建总兵郑芝龙,这可是明末的大名人了。其儿子郑成功更是享誉海内外,云南的沐天波,这个沐家就连皇上都礼让三分的。

这些问题都需要一个一个去解决,而且速度要快,按照历史的发展,大闹到现在变马上就要到来,无比在大变革到来的前夕,解决南方所有的问题,只有彻底稳住了南方,郑家军才能够毫无后顾之忧的开始对北方的征伐。剿灭李自成以及皇太极。

正月十四的夜间,郑勋睿一行人抵达了南京。

进入南京城池,尽管天色已晚。但郑勋睿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毕竟他在南直隶很多年的时间,而且南京也是他的家乡。

家中早就等候了,父亲郑福贵、母亲马氏、二娘孙氏,弟弟郑凯华,大街郑伶俐,二姐郑玉华,三姐郑晓玲,大姐夫孙进如等人。悉数都在等候,冬梅则是带着所有的家人。到府门口迎候郑勋睿、文曼珊和卞玉京等人的归来。

郑勋睿进入院子的时候,就闻到了元宵的香味。尽管还有一天才是元宵节。

和诸多家人见面问候之后,郑勋睿来不及歇息,徐望华和周延儒两人来到了府邸。

进入书房之后,徐望华仔细禀报了几个月时间以来处理的诸多事宜,特别提到了浙江总兵黄得功,当初为了浙江的整体稳定,也为了不引发朝廷大规模的反弹,郑勋睿没有派遣郑家军进入到浙江,只是举荐赵单羽出任浙江巡抚,管控民生方面的事宜。

不过这样做也留下了隐患,黄得功忌惮郑家军的强悍,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可小动作不断,譬如说阻挠官绅一体纳粮,征收商贸赋税的事宜,譬如说恍然大悟地叫道:“噢!你看我这脑子!我忘了今晚上还有一场电影哩!”她看了看自己的表敲诈诸多的商贾,以获取到更多的钱财的问题,譬如说在对待她就怕大哥多出军户以及征收粮草赋税方面与官府对着干的问题,浙江巡抚赵单羽采取了很多的办法,从稳定的角度出发,尽量安抚黄得功,想不到黄得功得寸进尺,以为赵单羽怕他了。

黄得功驻扎在浙江的嘉兴府一带,这里本就是比较富庶的地方,嘉兴府距离杭州府也不是很远,不过富庶的嘉兴府,已经被黄得功折腾的不像样子了,这里的商贾,本来以为跟着黄得功,能够得到诸多好处的,至少不用缴纳商贸赋税,可惜他们遭受到了黄得功无止尽的盘剥,已经不堪忍受,心甘情愿离开嘉兴府,到杭州等地做生意,且承担商贸赋税使我们身上有一处容许人打又不太疼的地方。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黄得功的意见很大,说是大量的商贾离开了嘉兴府,让地方的驻军收不到多少的钱粮,无法维系了。

赵单羽将这个问题反应到了南京这就一定要有个结果,提议必须要解决黄得功的问题,否则浙江很有可能引发极大的动荡,甚至威胁到南直隶松江、苏州和常州等地的稳定。

徐望华的建议,是按照湖广和四川的模式,劝解黄得功辞去浙江总兵的职务,同时对黄得功麾下的军士进行适当的整合。

周延儒也同意这个建议。

郑勋睿否决了这个建议,他提议郑家军马上出击,彻底剿灭黄得功及其麾下的军士。
郑勋睿的这个意见,让徐望华和周延儒大为吃惊,浙江这个“某些企业”里边没有出现多大的波动,黄得功也没有乱来的意思,没有必要大动干戈,要知道保持南直隶和浙江的稳定是最为重要的。

四川和湖广的总兵,郑勋睿都可以建议调整,同时整合两地的军队,为什么会对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黄得功动手,且是冒着让嘉兴府大乱的危险推行的。

看着满脸惊诧的徐望就这样华和周延儒两只穿着靴子的脚搁在精致的大理石壁炉台上,郑勋睿觉得自己必须要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说清楚,让徐望华和周延儒看到南方整体的局势。

“急火攻心周大人,徐先生,也许她能成为佟定钦的女人你们或许不理解我为什么做出这等的决定,要说我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方面有黄得功运气不好的缘故,更大的方面是为了彻底稳定南方的局势。”

“北方大乱已成定局,且无法扭转,而且按照我的预计,最多一年多的时间,北方就将陷入到完全的混乱之中,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必须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彻底稳固南方的局势,如此才能够将力量延伸到北方,北方等待我们的不是美好的局面,皇太极和李自成,都是不简单的角色。”

“南方是不是很稳定呢,我看不一何立坤就让劳顿这新来的和黄运来具体处置这一大摊子定,浙江的黄得功,福建的郑芝龙,云南的沐天波,这些都是手握军队的将领,都不简单,这其中的沐天波,乃是世袭的黔国公,且被朝廷敕封为征南将军,时代都在云南经营,其势力是不一般的,加之云南地处偏远,大量的土司集中,各自都拥有一定数量的军队,这些土司拥护沐天波,让其力量更加的稳固。”

“我们能够保证这些人全部都臣服吗,恐怕做不到,就算是他们不打算完全的效忠皇上了,难道他们不想着割据一方,做自家的土皇帝,我们征服南方所有地苏煜对张熙晨的这一行为感到很是诧异方,不能完全采刑警们走了用招降的方式,必须要文武兼基本是下坡路备。”

“我为什么决定对黄得功动手,一是让黄得功成为郑芝龙和沐天波等人的例子,一旦郑芝龙和沐天波等人想着两头摇摆,甚至是我行我素,那么郑家军丝毫不会客气,肯定会对他们动手,而且是斩尽杀绝,不留下丝毫的余地,其二是黄得功此人粗猛没有学问,其有着忠义的天性,佩服强者,这样的人你只能够彻底打也就是说败他,他才会心服口服,想要用招降的方式,恐怕立刻就会招致其造反。”

“我在湖广和四川的处事风格,完全可以照搬到南方其他的地方,包括浙江、福建和云南等地,南直隶是我们的大本营,必须要保而这个缘由持稳定,这里也是我们钱粮的主要来源地,只要南直隶保持了稳定,我们就有胆量和魄力来平定南方所有的地方。”

“此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马上去办理,我建议苏州知府曹驰出任漕运总督,淮安府同知顾梦麟出任苏州知府,原任漕运总督甘学阔回到南京来。”

“从现在开始,停止漕运,我们不再给北方运送一粒粮食,就让北方乱成一锅粥,到时候我们去收拾残局。”

“南京六部尚书的人选,也需要大规模的调整了,开年之后,彻底裁撤南京锦衣卫,以及南京京营,它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

郑勋睿的决断,让徐望华和周延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们已经看出来,郑勋睿放开了手脚,不再顾忌什么了,北方的局势他们是很清楚的,按照他们的判断,未必能够维持一年左右的时间,郑勋睿决定在一年时间之内,彻底稳定南方的局势,看起来时间有些紧张,其实依照郑家军的实力,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至于说建设方面,大可以慢慢来,不必着急于一时一刻,关键是让南方彻底的稳定下来,让郑家军能够将绝大部分的精力放到北方的征伐方面去。

到了这个时候,大幕才算是真正的拉开了,郑勋睿开始为着自身的目标做最后努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