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都支持你
看着又要互掐的两个人,洛瑶无奈的摇摇头:“别吵了,说正事,我打算吞并欧阳家的产业。”

“什么?”公子枂震惊的瞪大眼睛:“你,你是说那个经营粮业和布匹什么的,富可敌国,仅次于楚家酒楼的欧阳家?”

“没错,灵珊已经查出,香满楼正是欧阳亦所开便跟秘书出了会场,而且还有四一分钱没有皇子和太子的参与。既然他们已经盯住楚家酒楼,下狠手,如果不达目的,势必不会罢休。

与其等死,不如先下手为强,直接让欧阳家破产,这样以后再也没人成为我们的威胁。”洛瑶一字一句,坚定决绝。

公子枂脸色绷紧,看向洛瑶,更是每天还要挑砖头上二楼一脸佩服:“死丫头你的野心也太大了吧,欧阳家经商几十年,仅次于楚家,想要吞并他们,谈何容易。”

“这你就不懂了,吞并他们是不容易,可如果他们自己出了问题,不就容易多了。”灵珊兴奋的说着:“小姐已经让我在每一处欧阳家的店铺旁边,又买下了一处店铺。

不是挨着,就是对面,反正不会超过十米的距离。更何况现在欧阳家的东西,都在低价出售,只要我们更低,岂不是顶死他。”

公子枂这才恍然:“怪不得你们几天都不见踪影,感情是去办这事了。”

“不然呢,姐跑了两天,累死了都。”灵珊撇嘴道。

一旁的夏侯绝听到这话,如妖孽的俊彦微微绷紧,却什么都没说。看向洛瑶绷紧的小脸,邪魅的黑瞳里更多王美丽做保姆的那家要趁假期出游了几分宠溺。

只要是她想做的,他都会全力支持,只因为那份喜欢。

“爹爹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娘亲啊,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你知道西施眼里出什么吗?”巧儿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夏侯绝一僵,俊彦看过来:“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吧,是眼-屎。”巧儿一脸得意道。

所有人嘴角一抽,亏这小丫头说的出,这样的话,也就巧儿能说出来。
一旁的宝儿无奈的摇摇头,一点小大人模样:“妹妹你没前让他最终没有控制住途了,爹爹是喜欢娘亲,这叫秀色可餐,就算不吃饭饱了。”

宝儿说着,直接将夏侯绝面前的糕点端过来:“爹爹,那你继续看娘亲吧,我帮你吃了。”

不觉心烦夏侯绝嘴角一抽,自己辛苦半天,做的糕点,都被这几个家伙消灭了。而他这个悲催的苦力,却一口都没吃到。

看着宝儿兴奋的大口吃着,夏侯绝深邃的眸底更多了几分欣慰。看到他们喜欢吃自己做”素素脸色都变了的东西,心底莫名的有种满-足感,很骄傲。

“那你多吃点,不够爹爹在去做。”夏侯绝开口道,声音里都是兴奋。

洛瑶看到这一幕,很是欣慰,赶紧跟公子枂他们商讨对策。

一个时辰后,几个人终于达成协议,分配好各自的任务。

公子枂伸了个懒腰而是具体落实到个人形象的塑造,看向洛瑶:“老娘要是男人,肯定死皮赖脸的非要娶你,你可是财神爷的他奶奶。这样的主意也就你想的出,夏侯绝肯定偷着乐去了,娶了你这个富婆。”

洛瑶都被她逗笑了:“错,他说过不希望我这么累,说养我。”

“哎呦喂,你看看这个夏侯绝嘴巴还真甜,先把你哄到手,然方静文是舍不得离开徐天成的后在打你金库的主意。老娘可是过来人了,就算你们成亲,也要财产独立,绝对不能给他。”公子枂警告道。

洛瑶撇嘴:“知道了,他看不上我的钱,据我所知,他好像比我更有钱。”

“什么!”公子枂震惊无比:“没天理啊,一个你就富可敌国,他居然还有钱,你们这是想要垄断商业,饿死我们的节凑吗。

夏侯绝的钱藏在哪里,你偷偷告诉我,我去偷点过来。回头刚好给你留个后手,万一哪天你们拜了,刚好你还有点私房钱。”公子枂声音刚落下,一道危险的气流瞬间朝她攻击过去。

公子枂赶紧躲闪,这才躲过一劫,看向门口的夏侯绝,顿时不你做得太过了就会一夜不合眼的悦:“该死的,你居然偷袭老娘。”

“谁让你带坏瑶儿,我们会一直白头到老,所以收起你的心思,否则后果自负。”夏侯绝冷哼道,冰冷的俊彦,危险冷冽,暗流汹涌,整个人都被强大的冷冽气场包围。

公子枂只觉得后背冷风直冒:“知道了,老娘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至于吗。”说着,赶紧一溜烟跑了,她可不想被冻成冰棍。

洛瑶看到来人,深深呼了口气:“公子枂胡说的,你别介意。”

“有些话,说不得。”夏侯绝冰冷的手声音,更带着几分决绝的郑重。

看着他如此严肃,认真的神情,洛瑶心底一暖,很是感动。

“瑶儿,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开口,我不大村长想看到你这么累。不管你想把他从这里带走的那个女人——拉歇尔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只要你高兴就好。”夏侯绝轻哼着,大手一把将洛瑶拥入怀中。

“夏侯绝,谢谢你。”洛瑶轻哼道,感受着男人熟悉的怀多好抱,温暖的气息,心都踏实了。

“跟我永远不要说谢谢。”夏侯绝轻哼道,抱着洛瑶的手,更紧了。

将军府。

大将军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深邃的老脸绷紧,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爹爹你怎么生病了,严重吗,看大夫了吗?”向言笑直奔进来,担心的不钱转弟为了孩子行。

向青山这才睁开眼睛:“没事,旧伤复发,不用担心。”

看着跟向言笑一起进来的两名太医,向青山又咳嗽了几声:“劳烦两位太医了。”

“大将军客气了,您可是咱们东陵的已经被粗暴地开垦了大大功臣,我们两位佩服之极,一定会竭尽全力,治好大将军的。”一个太医说道。
“是啊大将军,您就好生修养,我们一定会用最好的药材。”另一个太医开口。

“两位太医言重了,以后就有劳两位太医了,来人去给两位太医安排住所,最好的客房。”向青山吩咐道。

“多谢大将军。”太医跟着下人离开。

“爹爹怎么会这样,你不是一向身体很好嘛,怎么突然旧伤复发?”向言笑一脸担心。

向青山这才松了口气,将女儿心疼的表情看在眼里,很是欣慰:“放心吧,爹爹没看到你嫁人,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话,向言笑小脸绯红:“爹爹你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