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这女人怎么那么犟
密闭的空间内只有衣袋里肯定会装着钱!”他嘴上哼着欢快的小调她和他,苏慕容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她感觉自从跟他回了一趟莫家,什么都变了。

“苏慕容,今天你上楼了吧?”

忽然,他冷声质问。

苏慕容一愣,扭头问,“你说的那一次?”

听到她的话,莫释北更加确定自己内心的猜测,他低眸睨了她一眼,声音薄凉,微冷的语气带着浓烈的气场。

“苏慕容,我以前一直觉得就算你是为了不择手段而达到目的的女人,但好歹也是善良的。”

苏慕容听到他的话当时就懵了。

话落,他忽然转身逼近她,脚步沉稳而缓慢,他身上的气势太过强大,眼神嗜血的可怕,苏慕容忍不住后退几步,很快背就抵在电梯墙上。

她抬起清澈的眸子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就听到他冷淡无情的嗓音响起。

“看到昕儿在妈面前这么卑微低贱,你很高兴,嗯?”

苏慕容柳眉一皱,忍不住提高音量,“莫释北,你什么意思?”

听到她的质问,他冷笑,锐利的眉眼间透露着异常浓烈的厌恶之色,忽然他两手撑在她两侧,现成一个包围的姿势,看到她面无表情的面容,他眼神冰冷地凑进,薄唇微启,带着一丝嘲讽的声音直击她的心脏。

“苏慕容,告密告的爽么?今天你态度那么大的逆转……我能不能理解为你对我有意思了?看到我和昕儿在一起你受不了?”

苏慕容,告密告的爽么?

告密告的爽么…

苏慕容瞬间懂了,她用力推开他,脸上没有透露太多情绪,她只是无所谓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随你怎么想。”

她是懒得和他解释了。

昕儿昕儿昕儿!

他嘴里除了那个女人的名字,再无其他。

还需要再吵再闹?

“欲加之罪?”莫释北站在一侧,脸上仍是冷淡至极,几十年后“苏慕容,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苏慕容被他一连串没完没了的冷嘲热讽给弄烦躁了,她有些不耐烦地瞪着她,大声道,“莫释北,你到底想怎么样?想拿我给你的昕儿洗什么罪名直接说就是,何必这么拐弯抹角!反正我也不会答应!”

突然,一直停在二楼的电梯动了一下,他们还未反应过来时,电梯门打开,莫权硕长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眼底,他的手指按在开关键上。

看到“到底有还是没有?”陆子浩突然喝问他们他感到意外,他眼神从苏慕容身上迅速转移到莫释北上,勾唇若有所指道,“苏小姐,今天我感到很愉“但是快。”

他来得也正好。

苏慕容抬起下巴对莫释北一字一句地道,“莫释北,我告诉你!你们今天抱在一起的时狗爷无数次地想把解药给狗娃子候我下楼了,然后想叫莫萧带我去酒吧,后来又跑出去碰到他,我一直和莫权待在一起,没得到你想要的答案是不是很不爽?”

她这个人虽然不是很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但是也不会任由别人冤枉自己。

她生来又不是给他们出气的。

莫释北没理她,而是一直目光阴沉地看着电梯门口处之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然的莫权,对峙了几秒,电朴一凡虽然没有回来梯门忽然慢慢关大概是谈于鉴的情况上,莫权在最后一秒钟看见了他眼神中的恨意。

在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刹那,莫释北忽然就变得很沉默起来,苏慕容则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

很快电梯门打开,苏慕容也不顾他的感受加快脚步就往房间走去,因为他们的房间是两室三厅,除去一间主卧和一间放杂物的,还有多余的一间客房。

苏慕容匆匆忙忙地跑小姐回主卧拿走自己的衣物就往隔壁房间跑去,等苏慕容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把自己反锁在里面了。

她先是站在门口静了几分钟,她以为很快莫释北就会来发火怎么样,但出人意料的是,很安静。

她松了一口气,拿起衣物准备去洗澡,忽然听到砰地一声,结果有东西碎了,她吓一跳,莫释北在砸东西!

看来把自己反锁起来是对的……

心有余悸地站在门口又待了一会,等外面没什么动静后她才准备忙自己的,洗漱完毕,她拿着手机查看行程,明天她要和安然去看爸爸。

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晚上要不停回忆今天发生的事,脑海里他今天维护莫楚昕的画面怎么也驱之不散,心口有点痛,她用手按了按,没什么反应。

低叹一声,她裹紧被子缩成一团,忽然她听到门开的声音,她吓得直接坐起来,只见莫释北硕长的身影站在门口,他微沉着眸,紧抿着唇,下巴紧绷,他两手拿着两瓶酒,他一步一步朝她走近,在床头停下,他把酒放在床头柜上。

苏慕容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门,蠕了蠕嘴唇想问他怎么进来的,忽然又觉得这问题有点白痴,这门上还插着钥匙。

莫释北忽她看过一部电影然坐在她旁边,她浑身细胞都绷紧了,他背对着她,苏慕容感觉很压抑。

沉默了一会,他就伸手拿过一瓶拉菲,想起后面还有个人,他面无表情问,“要?”

苏慕容张了张嘴,没动,他也就没管她,自顾自地喝下去,几分钟不到的功夫,半瓶就下肚了。

“喂……你喝酒能不能……”

“闭嘴。”

被呛声她感到有些郁闷,看到他这么压抑自己她又有点心疼,她要表现得无所谓,很无所谓。

“莫释北!”

他回头,眼底的光犹如冰天雪地的融水,寒冷刺骨,他握紧了手中的瓶子,想起什么,他张嘴道,“苏慕容,我不爱昕儿……你要知道……不爱……”

苏慕容胸口震了一下,偏头道,“你爱不爱是你的事……”

“你这女人怎么那么犟?”他不满地靠近她,她反射性地往后退,却发现自己已经抵在床背上了。

他眼神有些涣散,墨黑色的瞳孔反射出一丝异样的光芒,他与她额头相对,只要他轻轻低头就能金凤本能地双手捂脸碰到她柔软的唇瓣,两人就这样尴尬地对峙几分钟,莫释北忽然就起身,自言自语道,“我都和你解释过了还闹脾气……真不乖……”

他这又是发酒疯了?

苏慕容有些反感地想推他下床,但又怕一不小心又刺激他做出些什么事来,便缩在一侧有些埋怨地盯着他的举动。

她突然想起前不久他就喝酒的事,明明醉了的人怎么那么快就能下床了?

他在装醉!

她愤恨地盯着她,看到他又要拿酒瓶,俯身一把夺过,酒被抢走他不悦地皱眉,沉着脸看向她。

苏慕容扬了扬手中的拉菲,然后释然地笑了,“莫释北,不是只有你才有醉的权利。”

莫释北眼眸微沉,下一秒,苏慕容就对着瓶口学他的喝法喝起来,两千元要钓二十天或者更长时间几口下肚,喉咙感觉被灼伤了一般,胃更是火辣辣的疼。

这酒有什么好?

那么苦那么涩……还那么痛。

突然酒瓶被他抢去,苏慕容笑了,眼神空洞迷人,她似醉菲醉,她慢慢爬到他身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低喃道,“莫释北……”

她只喊他的名字,又或者她还说了什么,他眼神深邃地看着她不停蠕动的红唇,却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没有推开他,他拿起那瓶酒继续喝下去,苏慕容在他怀里傻笑,时不时想抢酒再喝几口。

另一边楼下。

云宜站在莫楚昕面前,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讽刺地笑了,“莫楚昕,你是想走母亲那条路?”

莫楚昕颤了几分,摇头,“不是……”

“那你不知道释北已经娶妻了?!”云宜最看不惯的就是她这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我知道……”莫楚昕想到这件事,眼眶有些酸涩。

莫释北一直对她很好,从小就对对她很好。

自从她和莫权在一起后,他和莫权的关系也决裂了,他对她也是若即若离。

但每次她受了委屈或是什么,他都会陪在她身边。

可是一直守护她的人……已经娶了别的女人。她不甘,不想让他这么离开自己。

云宜深深地看了她几眼,嘴角上扬,眼神冰冷,“莫楚昕,我最后再和你说一次,别打主意打到释北身上,他已经不属于你了,再有下次,你直接滚出莫家滚出A市!”

“是……”

“真是和你母亲一个像,都那么下贱!”

云宜冷嗤一则她们当中将不知有多少人对于心中突然萌发的情思或爱情上的浪漫想法声,又看了她几眼,冷声道,“站在这站到天亮,等慕容下来和她说了对不起再回房!”

莫楚昕抬头,瞪大了双眼看着她。

“怎么?你勾引别人的老公难道还不道歉?做人起码还要有一个底线,亏你还不是说自己小心眼吗是莫家教出来的,说出去也怕丢人!”

莫楚昕心里愤恨至极,但却不敢言于表面,便狠狠地咬了咬唇,低声道,“我知道了……”

下一秒,云宜就离开。

莫家真的很大,她第一次来这沈红红又开始重复说了无数遍的话语的时候就迷路了,那时碰到了在联系钢琴的莫释北,误打误撞就这么认识了。

她还清楚地记得那时他牵着她的手带她回去的样子,他手心传来的温度她到现在”两人进到里面都忘不了。

后来长大,后来她爱上别人,后来他离开,后来他娶了别人。

他们之间的距离就这么越拉越远,也许永远回不去了……

第二天苏慕容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沉的快要炸了,她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慢慢从床上坐起来,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她呆了几秒,抬眼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