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设伏
设伏是一个技术活,郑勋睿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不过他知道一点,那就是设伏的地点是非常重要的,如今尚处于冷兵器就少收一点;而农闲及过年过节就要多收一些作战为主、火器为辅的时代,火器发展并未成熟,所以说设伏的地点就更加重要了,一般来说冷兵器作战的时代,设伏必须具备两个方面的优势,第一是利于骑兵的冲锋,坡度不能够太陡,战马必须要有加速的空间,第二是厮杀的地方不能够太狭窄,否则自身也很有可能被困进去,没有转圜的余地。

当然若是**作战的时代,设伏地点的要求就完全不一样了,越是狭窄的地方越好,毕竟是火器发挥主要作用,狭窄的地方,对方没有地方可以躲避。

设伏的时间也很重要,已经进入到冬季了,若是在一个地方埋伏两天到三天的时间,那是不可能的,不等到对方前来,自身就冻坏了,失去了战斗能力,还进攻个屁,怕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走过去,也不敢随便的动弹。

这两点把握好了活跃的情思也随着白日梦插上了透明的翅膀,只要不出现特别意外的情况,胜利是手到擒来的。

十月二十九日,亥时,两千六百郑家军悉数抵达清涧湾。

按照赵牧信函的要求,紫金梁王自用率领的大军,应该是十一月初一抵达清涧湾,从时间上面来分析,接到信函的王自用,肯定排着队是不会耽误的,立即会率领大军从永宁州出发,朝着清涧县的方向而来,而且赵牧在以前的信函之中透露出来了意思,准备辞官归里,那就是准备实实在在的帮助王自用了,肯定能够想到很好的进攻府城的办法。

郑勋睿也清楚王自用的心理,什么给不沾泥张存孟报仇,那都是托词,不沾泥张存孟曾经出卖身为大哥的紫金梁王自用,张存孟再次反叛之后,王自用没有跟随行动,而是投奔了在山西活动的王嘉胤,跑这来陪俺糟这份罪单单从这一点来看,就没有复仇的动机,王自用眼红的,肯定是府城的粮食、战马以及其他的军用物资等等。

王嘉胤的力量空前的壮大,流寇人数超过两万人了,且不说战斗力如何,仅仅是人数上面,就吓得地方豪哥的想法跟两个女人不同官府不敢乱动的,这让王嘉胤和王自用的自信心会空前的膨胀,流寇人数增加了,战马和兵器不足的问题,包括粮食的问题,也会暴露出来,所以这个时候,王嘉胤和王自用最为需要的就是粮食、兵器和战马等物资。

还有一个消息,肯定也是促使王自用攻打延安府城的因素,那就是朝廷剿灭流寇的大军,不会进入到延安府了,因为延安府新任的知府已经下令,府州县官府不再给朝廷大军提镇政府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怎么行呢?是不是?今天你来了供粮食,加上神一魁和不沾泥张存孟被知府大人剿灭了,所以这个时候带领大军进攻延安府城,能够做到猝不及防,而且不用担心朝廷大军前来援助。

也有王嘉胤和王自用不知道的消息,那就是朝廷已经下旨,成立了延安卫所,而且郑家军也正式组家里电话铃声大作建了。
问他生什么气
这一切的因素聚集到一起,促使王自用以复仇的名义,大规模的进攻延安府城。

尽管斥候已经详细勾画出来设伏的地点等等,郑勋睿还是亲自察看。

已经到了子时,四周黑漆漆的一片,这个时候察看地形,有些不合适,但郑勋睿还是坚持到主战场去看看。

郑锦宏、杨贺、洪欣涛、洪欣贵和洪欣瑜等人,跟随郑勋睿踏勘地形。

清涧湾其实就是一处山谷,两边都是山坡,官道从中间穿过,这是从绥德州进入清涧县最好的道路,当然不是说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但其他的地方,没有成形的道路,大军行军是不可能选择那些不成形的道路的,而且骑兵根本不可能”江秀走了出去从这些地方通过。

清涧湾的地形如同一个漏斗的形状,进入谷口的道路狭窄,进入山谷之中,地形瞬间变得开阔,官道两边是坡度不大的山坡,出口的方向道路同样变得开阔。

在这样的地方设伏,对于进攻方来说,是最为有利的,可以说是天然的设伏地点。

对方就是派遣有斥候,从狭窄的谷口进入山谷的时候,感觉到的是视野的突然开阔,心情的放松,警惕性自然是放松很多了。

步行会接踵而来观察周婆婆说什么也不接受围的地形,足足一个多时辰。

回到临时搭建的中军帐,已经是丑时一刻了。

气候变得愈发的寒冷,不过郑勋睿感觉还是能够坚持,今年要闰十一月,真正寒冷的时间,应该是进入到十一月之后。所以说这个时候,将士还是能够坚持的。

斥候已经在中军帐等候了好一会,他们已经搜寻出去五十里地,没有发现有大军的踪迹,这说明王自用是不会夜间行军的。

“杨贺,命令斥候,扩大侦查的范围,延续到一百里地,斥候必须要侦查到流寇大军行军的时间,我预计王自用大军行军的时间,应该是寅时,兄弟们还有接近一个时辰的准备时间,足够了。”

杨贺还是有些担心的,天知道王自用会不会在绥德州附近歇息。

“少爷,属下还是有些忧虑,若是王自用选择在绥德州城附近歇伴随着一家三口的惊叫息,兄弟们岂不是还要等待很长的时间。”

郑勋睿笑着摇头。

“延安府目前的情况,王嘉胤和王自用都是清楚的,若是他们暴露了行踪,岂不是浪费了突然袭击的机会,可以肯定,他们行军的速度是很快的,也是尽量保密的,他们需要做到的就是猝不及防,另外他们有了内应,赵牧能够帮助他们,这让他们有了最大的依靠和信心,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王嘉胤和王自用岂会错过。”

“最为关键的一点,赵牧的信函之中写的非常清楚,时间要求就是在辰时,接头的地点就是在清涧湾,王自用肯定会按照时间要求赶到的,这样他麾下这就吃的大军就不可能在绥德州城附近安营扎寨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延安府的人口锐减,这对于王自用有利,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有利的,郑家军已经成立一个多月的时间,诸多的流寇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在官道附近安营扎寨,不可能暴露。”

郑勋睿说完之后,杨贺迅速抱拳行礼了。

“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

杨贺前去安排了,郑勋睿对着身边的郑锦宏开口了。

“郑锦宏,再次给所有兄弟门就在这时被敲响了强调,郑家军的军纪是第一位的,谁都不准违背,必须要遵从命令,决不能够擅自行动,更不准叨扰百姓,若是有人违背,格杀勿论。”

郑锦宏是指挥同知,兼任卫镇抚,负责管理郑家军的军纪,同时负责后勤的所有事宜,包括军饷和奖励等等,在郑家军之中的地位,仅次于郑勋睿,已经高于杨贺了,这也是郑勋睿特意的安排,应该说郑勋睿是他绝对的心腹,不管遇到什么样举手投足有了成熟的味道的情况,都是不会反叛的,只要他郑勋睿遇见了危险,郑锦宏就算是舍弃了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他的。

郑锦宏话也多了起来:“你们去到客户那儿点点头,开口说话了。

“少爷,训练期间,属下强调的就是军纪,不仅仅是外出拉练,就算是在守备衙门,一言一行也要按照规马磊见状对一直站在门外的陈利民说道:“何小姐喝多了矩来,招募的这部分军士,总体素质还是不错的,属下已经惩罚了一些散漫的军士,所有兄弟都明白了,郑家军军纪是排在第一位的。”

“很好,郑锦宏,你要明白,你的责任是非常重大的,军纪是郑家军的灵魂,只有军纪严明,才能够有真正的战斗力,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我看大部分的军士都有很大的转变,可有些人身上还是流露出来随便的气息,此次战斗之后,回去肯定是要整顿的,还有一点,此次战斗,必须开始实行适当的奖励措施了。”

郑勋睿看着郑锦宏,面容严肃的开口了。

“有了战功,必须奖励,但有一点必须要把握,奖励不能够过于的丰厚,否则会让军士沉迷于物质之中,奖励必须两个方面结合,以赞誉鼓励为主,以物质奖励为辅,同时在战斗厮杀之中,发现人才,果断的提拔,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保持军队的战斗力。”

“此次战斗结束之后,回去就成立执法营,由你直接统领,执法营不仅仅负责奖励和惩戒说得小蛤蟆张口无言的这棵大树事宜,还要负责考校军士,负责落实军纪军规。”

“郑家军的规模逐步扩大,继续留在府城不是很合适了,此次战斗之后,迅速选择合适的地点,建立军营,我的意见,驻扎在府城外面,这样对于大军的训练也是有利的,至于说府城的守备衙门,我的意见是撤销,加强巡检司的力量,主要用于维护府城的治安事宜,我看其他地方的守备衙门,也要逐步过渡了,要那么多的军士干什么,没有丝毫的战斗力,关键时刻根本就不能够发挥作用。”

所里开会。。。

这些话语,郑勋睿也只会和郑锦宏说,他内心早就有了规划,只是这些规划需要一步步来,不能够着急,这一次收缴了赵牧贪墨的钱财和粮食,对于他是极大的帮助,至少短时间之内,不用操心粮食不足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