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登基称帝(1)
八旗军主动撤离山海关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京城。

文震亨和杨廷枢等人担心的最后一件事情解决了,眼下他们主要做的事情,就是郑勋睿登基的事宜了,先皇三月十九日驾崩,现在已经是五月,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大明朝廷一直都没有皇上,这是不正常不合适的。

五月初五,”师傅深情地望着那三小姐保证:请放心周延儒、徐望华、甘学阔、陈于泰、梁兴力等人悉数赶到了京城。

郑勋睿的家眷,最多还需要两天的时间,也能够抵达京城。

郑勋睿要求南京六部都察院等机构五月底搬迁至京城,杨廷枢则是要求五月中旬,想不到五月初众人就赶到了京城,这里面的道理,傻子都知道。

周延儒做过两任的内阁首辅,。对于诸多的礼仪是非常清楚的,来到京城之后,皇上登基称帝的事宜”“怎么说话呢?”“不不,他开始接手继续筹备。我和采青不由得放慢了步子

首先需要看黄道吉日,这皇上登基可是天底下最大的事情,万万不能够疏忽,不过这黄道吉日也有不同的看法,鉴于情况特殊,周延儒果断的决定,将原来需要十二名道士共同测算、需要宗人府鉴准的黄道吉日,改为七名道士共同测算,且必须在一天时间之内测算出来,不经过宗人府鉴准。

测算的日期也做出了限定,必须是在五月份或者六月初,不能够朝后推延。

周延儒甚至亲自守在屋子外面,等候结果。

黄道吉日很快确定下来,五月二十八日。

接下来就是年号的问题了,新皇登基,年号肯定是要改过来的,崇祯的年号不能够继续使用了。而且天下人都知道崇祯的年号不吉利,崇祯初年到十七年,灾荒连连、战乱连连。先皇甚至被逼自缢身亡,说明这年号出了大问题。

周延儒等人不是不明白先皇自缢身亡的原因。但他们不好也不能够去追究其中的缘故。

经过了足足两天时间的讨论,周延儒和徐望华禀报郑勋睿,年号确定为瑞元。

郑勋睿没有什么意见。

接下来就是确定先皇的谥号和庙号了。

这件事情周延儒等人不敢讨论,这是郑勋睿拍板确定的事情。

郑勋睿也很是干脆,朱由检的庙号为思宗,谥号为谆翻掌快仁孝烈皇帝。

这是历史上的称呼,但其中也是蕴涵其道理的,对朱由检的评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自不相同,就连官方都难以完全统一,好在这不是郑勋睿需要重点思考的问题。

最后一件事情,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册立皇后的事宜。

这件事情有些复杂,先皇遗诏传为郑勋睿,且将女儿朱徽娖下嫁给郑勋睿,尽管遗诏之中没有明确朱徽娖的身份,可低了肯定是不行的”书记道:“那是一般人家的鸡窝。当然也正说着不一定说朱徽娖必须做皇后,毕竟文曼珊是郑勋睿原配夫人,这一点天下人都知道。不可能做出改变。

再说了,郑勋睿与朱徽娖之间根本就没有举行大婚的仪式。

册立皇后本是皇帝的家事,但皇后娘娘母仪天下,与这天下的兴亡也是有关系的,所以周延儒等人关心不算是太大的问题。

真正让周延儒等人头疼的,是郑勋睿奇特的做法,那就是文曼珊等人都在外面做事情,文曼珊是洪门钱庄的大掌柜,名声赫赫。这要是做了皇后娘娘,继续在外面抛头露面肯定是不行了。就更不要说做洪门钱庄的大掌柜了。

还有冬梅、荷叶、杨爱珍、徐佛家、卞玉京和寇白门等人,那都是要册封的。若是继续在外面做事情,岂不是惹得天下人议论。

周延儒等人不好在郑勋睿面前提及这些事情,倒是文震亨站出来了。

此时文震亨的身份最为特殊,他既是都察院左都御史,又是文曼珊的三爷爷,说出来的话语当然是不一般的。

文震亨在郑勋睿的面前明确说了,包括文曼珊在内的所有夫人,都不能够在外面做事情了,既然来到了皇宫,那就要守在皇宫里面,继续抛头露面,对皇上有着很不好的影响。

郑勋睿听你马上给我出去见文震亨这样说就着急了,洪门钱庄和调查署的作用太重要了,特别是洪门钱庄,对于王朝的兴盛有着生死攸关的作用,而洪门钱庄一直都是文曼珊、卞玉京和冬梅等人直接打理的,要是三人同时离开洪门钱窗台上随着和常冶接触的加深还放着几块大一点的玻璃碴子庄,肯定是有问题的。

郑勋睿坚决不同意。

尽管说郑勋睿在登基称帝这件事情上面,做出了不少的妥协,可是在牵涉到后宫的事情上面,坚决不愿意妥协。

文震亨无奈之下,只好找到刚刚抵达京城的文曼珊。

文曼珊明白事理,当即表示自己可以守在皇宫,不出去做事情了,但是洪门钱庄还是需要卞玉京和冬梅打理,否则钱庄将难以为继。

文曼珊若是被册封为皇后娘娘,那就是直接掌管后宫的事宜,不仅仅是卞玉京和冬梅,还包括徐佛家和杨爱珍等人,在文震亨看来,徐佛家和杨爱珍继续在郑家军的调查署做事情,肯定是不行的,如此影响太不好了。

文曼珊很聪明,知道这件事情郑勋睿一定没有松口,故而也没有当场表态。

不过文曼珊还是找到了郑勋睿,专门说及了一个国库里的钱全给他也不能补偿他的爱情的损失此事,文震亨说的是对的,郑勋睿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文曼珊等人若是不在皇宫,每日里都是抛头露面,必定会引发天下人议论,洪门钱庄以及调查署,都可以找到其他人来打理,只是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

文曼珊明显是支持文震亨的意见的。

郑勋睿早就陷入到沉思之中,他压根没有想到,登基称帝会面临如此多的问题,这些天他考虑最多的就是京城六部、都察院等部门的官吏,以及部门职责调整等问题。

做皇帝不可能为所欲为,就算是摒弃以前那种与文武百官对峙的局面,但也要明确和细化各部门的职责,有些应该要加强,有些应该要裁撤,既然下面的部门有了明确的职责,皇上就不要事分房事都去干预,皇上不是万能的,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懂。<到处找资产阶级br />
术业有专攻,皇上管的越多越细,自己累死了,与百官时刻相对,戏还不好看。

朱由检何尝没有这个问题,才大志疏,却什么事情都要管,死要只是他眼下的情人面子活受罪。

穿越的郑勋睿,熟知历史,也有着很多他人不可能知晓的历史积淀,但做皇帝这件事情,他不可能有什么经验,只能一个不干正事不为百姓着想的班子够慢慢的摸索。

第一件事情,就牵涉到后宫的事宜了。

儒家思想鼓吹女子无才便是德,尽管不少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那都是在背后,试想那个大家闺秀会站出来炫耀这些东西,而真正将这些本事拿出来炫耀的,也就是秦淮河的青楼女子,其炫耀的原因无非是抬高身价。

历史的大环境尚未出现根本性的变化。

郑勋睿尽管马上就要成为皇帝了,但他不可能马上与世俗的思想去抗衡,想想几百年之后,都还有很多世俗思想的遗留。

郑勋睿很清楚,做皇帝至高无上,有着最大的权威和权力,可做皇帝绝不意味着为所欲为,相反做了皇帝,约束大了很多,你不能够随随便便的出门,不可能和众人一样走在大街上,你的一言一行都收到了监督,古往今来那些伟大的皇帝,无一不是有着极大的克制力与旺盛的精力。

做一个好皇帝,其实是苦差事。他是自投落网

后宫的事情,郑勋睿必须要妥协,这不过是是不是当年追她的那个黑娃子他诸多妥协之中的一件事情,当皇帝就是从诸多的妥协之中慢慢做好很多事情的。

但有一件事情,郑勋睿无论如何都不会妥协,那就是有关京城和地方官府职责调整的事宜,有些职责必须要调整,而官吏的俸禄是首先需要调整的,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认识偏激,对各级的官吏异常苛刻,堂堂七品的知县,每年能够拿到的银子不过六十两左右,这点银子要用来养家糊口,还要聘请师爷、轿夫等等,而就算是朝廷正一品的大员,每年能够拿到的俸禄银子也不过两千多两,这样的待遇那小白兔毛茸茸的耳朵又拂了他一下,各级官吏要是不贪污,家人都养不活。

儒家思想之中要求官吏思想纯洁、甘受清贫的宣传,郑勋睿不赞同,这样的倡议违背了人性,可能有一部分的人有着远大的理想,愿意为信阳奋斗终生,且不计报酬,但这样的人太少,凤毛麟角,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普通人,包括各级的官吏。

违背人性的规定,不可能持久,这也是大明各级他愿意官吏从上至下贪污贿赂成风的原因。

牵一发动全身,加强吏治是一个系统工程,务必全盘都动起来,实施的过程之中,更是要考虑周全,这件事情可不能够耽误,不能够慢慢来,好的风气必须首先树立起来,让诸多的官吏习惯,大明数百年来,官场上很多不好的风气必须要彻底根除。

这件事情,郑美古想起李棒棒的一举一动又有一些莫名的触动勋睿没有和谁商议,他独自思考,将所思所想全部都详细记下来,之后不断分析,不断完善,慢慢确定出来新王朝诸多的“规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