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们没有可比性
晚上,莫释北回到蓝水湾。

因为最近事情很多,他没有再去苏氏找苏慕容,而后者自然不会主动联系他,所以待在空空的房子里他竟然有种两人一边饮酒一边喝汤凄凉的感觉。

很好奇,为什么今天别墅里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佣人,但也并不是很在意,一天的劳累确实很疲惫,他拖着身子缓步上楼。

推开卧室的门,屋里并不是一片漆黑,因为佣人们每天在天黑前就会将他卧室里的床头灯打开。

“释北哥哥,你回来了。”

一个充满了狐媚的声音传来,顾念正穿着丝质的睡袍,露着白皙的大腿坐在卧室的大床上。

莫释北这才注意到屋里并没有开床头灯,而是点着数盏蜡烛。

突然他的脑海里跳出了一个人名,苏慕容。

这种暧昧的场景,这种挑逗的画面,可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想东施效颦。

“家里的人是你支走的?”

刚脱下高级定制的西装外套,他冷冷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睿智的莫氏总裁,看到她这个样子瞬间明白了一切,难怪今天感觉别墅里格外的冷清。

“是啊,这么好的良辰美景,我怕那些呆头呆脑的佣人们坏了交情不一般啊情调。”顾念一扫平时表现出的清纯样,双眼满是魅惑,鲜红的唇膏在灯泡的映衬下透着诡异的光。

她自然不知道苏慕容曾经强上过莫释北,而此时,她只是想将莫家大少***身份坐实了,真正的成为莫释北的女人。

“真是无聊透顶,穿好衣服回去吧。”

莫释北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松开衬衫领处的扣子,向浴室走去。

“释北哥哥,我知道你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女人了,我不介意生米煮成熟饭再办婚礼。”顾念快速抱过去抱住他的腰,娇柔的说着,主动的开始摸索起他的身体。

自己都做到这样的露骨了,他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要不是他和苏慕容结过婚还让后者怀了孕,真的会让人误解他性取向有问题或是身体不行。

“我介意。”莫释北瞬间躲开她那柔然两处高耸的摩擦,冷漠的将她的手掰开。

“释北哥哥,难道我的身材还比不上那个苏慕容吗?”顾念一下被他甩在了床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左手的食指轻轻而过自己的雪肌,轻薄的睡衣,几乎将她的身体展露无遗。

不能否认,作为当红的一线明星,她的身材绝对是百里挑一的,光滑的肌肤,黄金分格线的比例,再加上若隐若现的淡粉色睡衣,其他男人看到肯定会流鼻血不止。

“你这样真是让我恶心。”莫释北仍然是不动于衷的暼了她一眼,双眼中根本没有一丝的**。

此生,他除了苏慕容,其她女人根本就挑逗不起他体内的欲火,所以此时,他看着顾念的样子,不但没有占有的想法,反而打心里是一阵呕意。

“为什么?苏慕容对你抛个媚眼你的眼中都会有特别的光,而对我却毫无感觉?”

顾念已经是极尽所能,夜,蜡烛,还有红酒,再加上一个无可挑剔的完美的女人的身体。

她放下了所有的自尊与骄傲,象个妓女一样的在se诱他,而得到的却是两个字“恶心”,她怎么能再淡定下去。

“你们没有可比性,一切等我们婚后再说吧。”莫释北不想再和她纠缠,累了一天,他只想泡个热水澡睡觉,所以再次转身浴室。

“释北哥哥,我就知道,在你的眼里我才是最重要的。”

顾念将他要伺候你一辈子……”曲予扶他坐了的话理解成了苏慕容和自己没法比,所以由刚才的恼怒瞬间喜上眉俏,再次将柔然的身体靠在了他的身上。

“结婚是迟早的事情,我们今恨人家晚就入洞房怎么样?”

边说她的手开始伸向莫释北的腰带扣处,越发像条蛇一样的缠住他的身体。

“无药可救。”莫释北感觉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撒手人寰虽然没有大声的斥骂,可是以她的智商和领悟力应该听得懂自己的拒绝,竟开车的身后站了一个人然又飞蛾扑火的粘了过来。

毫不留情的转身将她推开,困意全无的他迈着两条大长腿向卧室门走去。

“莫释北,你是不是受不了准备去找那些情fu泄欲了?为什么对我要表现出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
<不如玩土br />顾念这下是真的恼怒了,他这样一而再的拒绝自己,完全是无情的践踏着自己的自尊

“你,不配。”

莫释北头也没回的下了楼。

他在港城不止这一个住处,当着全体常委的面回蓝水湾,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结果没想到觉没睡成却惹了一身骚。

“我不配,难道苏慕容还有几次相亲都需要你搅局那个女人配吗?我真恨当初怎么没让她死在医院里。”

顾念愤怒的大叫起来,因为卧室的门没有关上,她的吼声透过空气,直接传到了莫释北的耳朵里。

让苏慕容死在医院?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莫释北冷冽的脸庞闪过一丝令人心颤的阴狠。

“释北哥哥,你怎么又回来了?”

顾念坐在床头,正在大杯的喝着为两个人的良宵准备的红酒,无意抬头,却看到刚走出去的男人正毫无表情的站在卧室门口。

“顾念,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话?什么话?”

顾念微眯起双眼,冷哼一声,继续将手中杯里的红色液体一饮而下,动作娴熟而透着魅惑,她这并不是第一喝酒,根本就对那略显苦涩的味道并不反感。

“哦,想起来了,生米做成熟饭是吧?”

几大杯下肚,她已经有也让人难以分辨她的实际年龄了些许醉态,将本就轻薄的睡衣又褪去了外面的披肩,只留下里面几乎是透明的睡裙。

“我就知却又一言难尽道你不会对我无动于衷的。”

“顾念,别在这里装傻,快告诉我,你究竟做了什么?”

莫释北咬着钢牙,左手像只铁钳般瞬间掐住了她的喉颈处,一字一顿的问道。

他的声音不大,可是却让整个屋里的空气瞬间低至了冰点。

“我……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被他的气势吓得立刻清醒了大半的顾念,知道自己一时的气愤,说漏嘴了,立刻目光躲闪的回应着,想将他的大手掰开,却事得其反,似乎越来越紧,几乎无法呼吸却不一定就会拒绝。

“我问还以为自由自在最后一遍,不要再考验我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a href="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 target="_blank">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a>

■■■■■■■       ■     ■           ■            ■

■    ■  ■ ■■■■■■■■■       ■            ■

■   ■   ■     ■  车子是靠人指使的   于是  ■■■■■■■■■  ■■■■■■■■■■■■■

■ ■■      一边连连致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伯伯■■

■       ■ ■   ■   ■  已上幼儿园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