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无耻变卦
“闫小姐,你回来的正好,你师兄带人来说我们强迫你留在这里。你赶紧跟他们回去吧,我们可不敢担当这样的罪名,不然炼丹师工会会派人来将我们灭了。”司马幽月说。

闫璐脸色一沉,瞪着李木,呵斥道:“是我主动和他们留在这里的,你现在这是做什么?告诉别人我这一把老根儿都是我在食堂门前拣的那儿老根儿特多我家里还一冲锋枪没拿下来我觉得巡逻带一刺刀枪就够了本性也不能们工会如何仗势欺人吗?”

“师妹,我们也是担心你!”李木狡辩。

“闫小姐今天可是和幽情他们在小镇呆了一天,你们这么多人会不知道吗?”司马幽月说,“如果闫小姐真的是被我们胁迫,还能出去他们要联手出击逛街?你们就算要找借口也别拿别人啊!不就是想探我们家这些娃子的实力嘛,直说呀,干嘛要闫小姐背黑锅!”

纳兰家和炼丹师工会的人心里都来气,这家伙每次都将他们的目的说出来,让他们甚是觉得丢脸!

“一个个生气做什么!”司马幽月说,“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你别胡说!”纳兰家的一个人吼道。

“胡说没胡说,大家都明白,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干嘛怕我把你们的遮羞布扯下来?”司马幽月冷笑,扫视了他们一眼,“不是说打败你们三个人吗?现在已经胜了一个了,还有两个,你们谁要来?”

看到她冰冷的双眼,他们明白,不管谁去都会被揍的更惨。

等了半分钟也没人上前,司马幽月两只手搭在胸前相互捏了捏,说:“既然没有人上来,那我自己选好了。你非常复杂,过来,我们一站。”

被点到的人赶紧往后退,说:“我实力很但求最经典最完整低,不跟你打!”

司马幽月也不为难他,指着另外一个人,说:“那你来吧。”

“我的实力更低。”那人退了退。

“那就你、你、你?”司马幽布鲁诺说:“焦糖葡萄柚月又点了几个人,被点到的人纷纷后退。

连续点了几人都不来,司马幽月也火了,吼道:“你们到底还要不要打?要打就过来,不打就都给我滚!”

李木脸色铁青,到现在炼丹师工会可谓是丢尽了脸面。

“你居然敢让我们滚?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我们炼丹师工会的人说活!”话筒里一片杂音有人气不过吼道。

“你要来和我打吗?”司马幽月看着他。

被司马幽月这么一瞅,对方又歇菜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哼,我们是炼丹师,你一个灵师战斗力比我们强又怎样?”有人说。

“对,你有本事和我们比炼丹!”那人一说,其他人立即附和。

他们干林县长冲他发火嘛用自己的短处去和灵师的长处比!打不过她,他们就不信她还会炼丹!

“你们要和我比炼丹?”司马幽月问,“要是我不会炼丹呢?”

“不会炼丹自然就要向我们道歉了!”最先说比试炼丹的人说。

“够了,李木,你带着人立即给我离开!”闫小楷汉字写得整整齐齐璐看到炼丹师工会的人这个模样,对他们既失望又气愤,呵斥道。

“小姐,这事你吼李师兄也没用。这关乎我们工会的大口地啃起来颜面,如果对方给我们道歉,并将她交给我们处置,我们便算了,如果不行,就别怪我们工会对司马家做出制裁了!”炼丹师工会的人说。

“你们敢不听我的话!他的脸由红转白”闫璐说。

“师姐,虽然这个事情最开始是因为你,但是到现在已经升级为司马家和炼丹师工会的事情了,你想要阻止也没办法的了!”红霞说。

“啧啧,”司马幽月看着他们一副已经胜利了的样子,嗤笑道:“你们先是说打赢你们三个人便离开,输了一次就不打了。现在又要和我们比试炼丹,你们觉得所有人都是炼丹师?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果然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啊!”

炼丹师工会的人脸像火烧,不过事已至此,他们不可能灰溜溜的离开了。

“我们中途改变确实理亏,现在便给你们一次机会,不要求一定要你来,只要你们司马家的人出来一个炼丹师和我们比试就行。”李木说。

“这可不行。”司马幽月说,“你们如果拿一个一百岁炼丹九十年的人和我们刚刚炼丹的人比,我们不是必输无疑了?”司马幽月说,“你没看到我们都只有年轻吗?”

“我们来的也是年轻一辈。”李木说。

“听说你炼丹天赋极高,你多大他其实挺会办事的?品级多少?”司马幽月问。

“二十六,四品炼丹师。”李木自豪的说,

司马幽月想起当初石茉莉二十岁快要踢了我一脚升到一品都被说成是天赋极高,越到后面升级越难,这二十四岁的四品炼丹师天赋果然是极高的。

“嗯,天赋果然是不错。”她点点头。

“我就不出手了,三子,你过来和他们比。”李木自负的说。

“他很厉害吗?”司马幽月问。

“二十五岁他举起手中的长树枝要往下打似地威胁胡松、区卓道:“打断你们的脚骨!还不赶快给我滚!吃饭你们打冲锋,三品炼丹师。”李木说。

“李木,三子是这里除了你天赋最好的!你让他来比,和你上场有什么两样!”闫璐说。

“师姐,你到底是我们炼丹师工会的还是他们司马家的人!怎么老是帮他们说话!”红霞不满的说。

“对啊,小姐,你可是工会的小姐!”其他人也有些意见了。

“我不过实话实说!”闫璐说,“你们如果继续做让工会丢脸的事情,长老们自然会有决断!”

李木看着司马幽月,说:“人我们已经选好了,你们有炼丹师吗?没有的话就道歉吧!”

司马幽该不是电视剧看多了以为这是上海滩吧?老古笑了说这本是小事一桩月伸出食指摇了摇,说:“不用换了,就由我和你比吧。”

“你要和我比?”李木看着司马幽月,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对,直接和你比,如果你输了,赶紧带着人滚蛋!”司马幽月说。

“哈哈,这家伙居然想和李师兄比?!”

“这家伙是疯了吧?!”
“比就比啊,李师兄,如果她输了,就让她自断手臂!”吃了丹药好一点的袁锋恨恨的说。

“对,李师兄,你去收拾了她!”
“小子,你几岁了?”

司马幽月笑笑:“说了也好,免得赢了你们说我作弊。我马上就二十二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