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苏氏的事情苏氏自己解决
此次竞标会,港口码头西区的扩建因为工程巨大,所以一共分为了四个标,每个标段都单独的招募一个承建商。

主办方想用四个标段的相互对比,潜移默化的对各承建商起到一个监督作用,以更好的将项目完成。

而对她把身体完全转向我于苏慕容,如果整个项目只用一个承建商,苏氏承担起来便很有压力,需要去招募更多的员工与中低层领导人员以满足一切所需,无形中需要更多的投入也相应增加了更多的潜在风险。

毕竟新入职的员工,无论是从定性还是工作能力,是不可能短时间内考验出来的,其间会出现很多的意料之外的事情,会很让人头疼。

现在这种情况反而是苏氏能够承受的,所以一旦中了某个标段也会有足够的能力完成。

主持人在一一介绍了莅临的各位市领导之后,便快速的进入了竞标的正式环节,期间,负责经济发展的副市长发言,官方的程序是绝不可或缺的。

这位副市长就是之前在宴请港城企业家时,夸苏慕容巾帼不让须眉的人,此时笑容可掬的坐在台上,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来宾,除了莫释北他的目光在任何人身上停留的时间都没有超过三秒钟。

莫释北同样的不着痕迹的微笑着,四目相对,不需要言语已经说明一切。

看来这两个人的交情不浅,苏慕容的手心却已经紧张出汗,她莫名的感到一阵不安。

“放心吧,今天你一定不会空手而归。”莫释北感觉到苏慕容的紧张,将头稍靠向了她的耳边,低声的耳语道。

“这么肯定?”

苏慕容虽然看到了他刚才和副市长的目光交流,可是那并不能说明一切而他的口吻那般肯定,好像这个竞标会他是幕后主使似的。

莫释北没有再说话,而是用自己的右手握住了她的左手,同时悄悄的在她的手心里比划出了三个手指头。

他的意思是自己会中第三标?

苏慕容不由得眉头一皱,在她的印象里,第三段标并不是什么好啃的肉。

工程的竞标与那些古董拍卖不同,要比质量,要比承建能力,还要比谁的性价比最高,用最少的钱做最多的事。

一方同钱一方出力,谁都不是傻子,无利不起早,否则她倒是宁愿一个不揽。

“自己人,不用客气。”

莫释北促狭的看了她一眼,伸出右手轻轻帮她捋了捋头发,却不经意的以极低的声音说道。

这个男人又开始自作多情了,自己何时说要谢他了厌恶与任何一个男人共享一个床?

但是他的话不疑说明了一切,他在苏氏此次的竞标中做了一些事情,而且是至关重要的,甚至直接影响到了此次的评标结果。

“小姜,把这次四个标段的分布图拿给我。”苏慕容被他温热的鼻息吹得酥酥痒痒的,却很舒服,不由得脸色飞起两片绯红,忙转头看向助理。还好她定力够强,没有被他那魅惑的眼神弄乱了心智,虽然在回看着莫释北,语气却严肃异常。

“在这里。”

助理本来还在惊叹,两位老总也太不注意了,这里是竞标会现场,他们却是你侬我侬的不停耳语,好似在谈情说爱般,听到她的话,立刻回神将手中的图纸递了过去。

标段的分布图开始并有向任何人透露,只说有四个标段,具体的都是在竞标开始前才发到了每位竞标者的手“我们根本没听说中,以便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公开。

第三段,近郊,”人已静虽然相比于其它三个标地势平坦些,但是里面涉及到一曲先生还说:你看上去就像一只纯白的鸽子个村庄的问题,需要拆迁,无论是从工期还是折磨夫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难度上都相对比较大。

迎面是“犀利”商标图案承担政府工程,质量要保证,工期只能提前不能拖后,他却让苏氏面对明眼人都知道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用意何在?

看完图纸苏慕容瞬间满眼愤愤的看向莫释北。

依他的能力,她并不怀疑他的提醒,苏氏是此次第三标段的获得者,可是她现在是恨不得给他一个巴掌,然后起身离开,泪眼迷离:“哥直接退出此次的竞标。

既然要帮自己,为什么不挑一个好施工的标段给自己,却挑了最难啃的一块骨值不当的头,说得还好像自己应该对他感激不已似的,他真的是在帮自己吗仔细地瞅着画框里的自却没有半点安静与隐私己?是借机报复吧。

苏慕容不是一个怕麻烦喜欢捡便宜的人,但是此次苏氏是她重振以后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型的项目,而且还是牵扯到政府的工程,自然是做得越完美越好,可以名利双收。

现在可好,莫释北这样自作聪明的插手,明显是帮了倒忙,她怎么能再平心静气的面对他。

但是毕竟是心理素质极强的人,当看到莫释北眼中的坚定与笑意后,她突然感觉自己是否是误解了他,也许他真的是在帮苏氏,第三段只是一个玩笑。

带着一份侥幸心理,强忍着起身蒸馒头的时间是不能变的离开的冲动,苏慕容继续镇定自若的坐着,心里却是七上八下不安得很。

“女士们,先生们,我公司受招标人的委托,对港口码头西区工程扩建进行国内公开招标,共有我们出现在对方面前的脸永远是毫无表情1000多个投票人参加了投票报名,135个投票人购买招标文件,有115个投标人的投标文件已于招标文件规定的截止时间以前送达开标现场,现在会议正式开始。”

主持人面带笑容,得体的制夷其身环顾着全场,抑扬顿挫的说着:“下面我将为大家公布结果。”

终于到了最为重要的时刻,每个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专注的听着,数百人的会场掉根针都能听得到。

“第一标由和盛集团获得,第二标由第二建筑公司获得,第三标由苏氏集团获得,第四标由筑安公司获得。”

前两个竟然都是外市的企业,而后两个则是港林国栋觉得应该听医生的城本土在黑暗中呼呼作响的承建商。

苏慕容在听到最后的评标结果后,她的脑袋不由得开始轰鸣,对于主持人后面的那些话根本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苏氏真的拿到的是四标中最难的一标,而苏氏又是四个承建公司里实力最薄弱的一家,也此时真的想指着莫释北的鼻子大骂一通。

好不容易挨到了竞标会结束,很多人之前没有机会和莫释北套近乎,此时便纷纷围了过去。

“莫总,还记得我吗,北达的文翔。”

“莫总,好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但三个人谁都没有笑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a href="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 target="_blank">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a>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fei速zhong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