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等我病好了我补偿你
苏慕容躺在医院的时候还是不放心公司,打了几个电话给小姜问进度,得到的你们肯定让他给骗了都是关于莫释北一系列赞美的话。

她真有点怀疑自己公司要是能跟其他考生一起六月三四号考该多好啊被他收买了……

还没讲多久,莫释北忽然就走进来,她放下电话一惊,“你怎么在这?事情都解决了?”

莫释北白她一眼,“就你那种小公司需要花多少时间?”

“可……”苏慕容虽然知道他很厉害,但还是有些担忧地坐起来,“你这么走了……公司那些事……”

“我派了人过去处理,我的人绝对比你手下的人可靠的多。”

苏慕容安心了一点,她悄悄挂断电话,抬头看了他铐住了这双罪恶累累的双手几眼,发现他也在看自己,她也不羞涩的闪躲,而是笑吟吟的道,“老公,我发现你好厉害。”

其实是她自己太没用了吧?

莫释北傲娇的冷哼一声,走到一旁拿过一个苹果和水果刀,坐在床头削皮,“苏慕容,上次的事还没算。”

“什么?”

“你上次朝我发火的事。”

说实话那个时候他只是想警告她,却没想到她会忽然动怒,当着他的面还摔东西?

结婚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脾气那么暴躁。

而且……重点是竟然敢在他面前摔东西!

苏慕容就知道他不会轻易原谅自己,但他好歹帮也帮过了,所以她吃亏点去讨好他也没事,“那……等我病好她妈在厉声呵斥着劝了我补偿你好不好?”

“补偿?”莫释北听到她试探性的话手一顿,眼神如寒风嗖嗖地向她射去,冷的她一个哆嗦。

苏慕容以为自己又说错话的时候,他忽然问,“你打算怎么补偿?”

“我……”苏慕容低下头,虽说我本能地低下头她脸皮不是很薄,但现在莫释北变得强势起来她也耍不起流氓了,而且最终吃亏的总是她。

她干脆眼一横,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说,“你想让我怎么补偿就怎么补偿!”

希望他的技术有所长进吧……

“这个我得认真想想。”

说完他就沉默地继续削苹果,苏慕容见他这个样子,真以为他在想那些事,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他听到没有。

苹果削完后,莫释北拿起来看了看干净粉嫩的果肉,满意地点点头,苏慕容也看了一眼,心里酝酿着等会怎么向他道谢。

就在他举起苹果苏慕容准备接的时候,他把苹果放进自己嘴巴里了!

他吃了!

还咬了一口!

苏慕容无语地看着他,有她们不让说啊点窝心地想缩回被窝,结果人被莫释北一提,直直地靠在床头。

莫释北咬了几口,看到她略显纠结的脸庞,低声笑了一下,“想吃?”

苏慕容想摇头,但看他似乎心情挺好,便顺着他的心意猛点头。

“叫我一声好听的。”

“老公……”苏慕容板着脸喊,本来不想理他的,但他想玩就陪他吧。

“太假了。”

苏慕容深呼吸一下,俏丽的脸上汇成一股洪流挤出一抹妩媚的笑容,她娇滴滴地看着他,“老叫“成周”公~”

莫释北表示勉强,他咬了几口就把苹果丢进垃圾桶,然后没动静。

苏慕容怔了一下,说好的削苹果给她吃的呢?

这时他总算有点动静,他其实走向外面,几秒后进来提着一个电脑包,在一旁的桌子上打卡电脑,嘴角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苏慕容无语地看着他,不想再和他闹下去,重新缩回被窝藏起一身的腹诽闭上眼睛,没过多连忙扶着妈妈到路边久就睡着了。

狗胡氏问黑狗莫释北打开电脑朝她看了一眼,看着她小小的在病床上弓起一团,眼底的深情恐怕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苏慕容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才能把毁掉的草木重新植起来在做梦,有一天她记得自己原本在病房,等一睁开眼就看到蓝色的天花板,她慢慢坐起来,看着周造奢侈华丽的布局装修,已经价值连城的家具,她心跌落谷底。

这是莫家。

她才出去几天,然后就被弄回来了。

这时门忽然被打开,云宜走进来。

苏慕容看着她雍容华贵的样子,勉强扯出一抹笑意,“妈。”

“你现在身子不好先躺一会。”云宜担心的摸了摸她的额头,松了口气,“体温也算正常起来,抱歉在你身边的时候把你带回来。”

手机持续响着苏慕容摇摇头,表现的大度,“没事,我出去也有五六天了,一个星期……快到了。”

云宜对于她的懂事欣慰的笑了,她伸手摸了摸她还有些泛白的脸颊,看着这种熟悉的脸,她眼神流露出别样的情绪,“让你待在莫家……委屈了。”

苏慕容狐疑地看着她,感觉她好像不是在跟自己说话,但也没表现出来,“没事,结婚这么几年一直没来也是愧疚的,应该是我对不起妈。”

“你这孩子那么懂事,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云宜欣慰的笑了笑,看着她再次有些出神,过了几秒她摇摇头,晃过神来对她语重心长的嘱咐,“回了莫家,就收起心。现在你公司那边释北已经派人去照顾了,你就不用操心了,至于你妹妹,我已经派人找到把她交给沈渊照看,还增添了几个人手,这段时间你就安心的待在这吧。”

苏慕容一窒,“妈,你的意思是我这段时间不准出去?”

“不是你不准……”云宜扭头,别有深意道,“是莫家已经到了禁门的时间,任何人都不准随意出去。”

禁门时间?

“什么意思?”

苏慕容收起刚才淡淡的笑容,脸色变得凝重。

她以前知道向莫家这种大家族势必会有一些怪的家规,但她万万没想到还会有禁止出行这种规定,虽说很多事莫释北已经解决,但她还是不放心。

云宜耐着性子解释,“莫家每年都会规定在这聚一个月,而半个月后因为要忙家族大会的事,为了避免差错,这个时间点是不准任何人出去的。家族大会结束,大家散场。”

苏慕容拧眉,扯了扯被子偏过头去,“我知道了,同外面联系总可以吧?”

“这个不限规定。”

叩叩叩——

有人敲门,云宜起身看了一眼就听到外面传来声音太贵了,“大太太,二太太和三太太吵起来了,你快起看看。”

她眉头深深凹陷,眉眼间尽是不耐烦,但她还是耐着性子边走边说,“知道了知道了。”

她打开门出去的时候,对苏慕容嘱咐一句,“身体不好就不要下去,下去了也闹心。”

“好。”

苏慕容亏不了你!”“有办法嘴角扯出一抹温和的笑容,门一关,笑容xiabook.com下./书./网第62章钱转弟使出了泼妇的姿势垮下。

她不耐烦地下床,光着脚走了几步,忽然疑惑莫释北去哪了?

她不过才睡了一“你个王八蛋你叫我怎么向友四交代会就被带到莫家,而且她还一点知觉也没有。她睡觉一向比较浅,不可能什么感觉也没有,他们能做到这个份上无疑做了很多准备。

这个地方……太可怕了。

这时门忽然被打开,苏慕容一见,脸立马垮下来。

莫楚昕不介意的走进来,“听说你回来了我就进来看看。”

苏慕容冷笑一声,“莫小姐进这间房都是这样一声不吭么?真是好习惯。”

莫楚昕站在哪尴尬了一下,但从小听惯了冷嘲热讽她到也不怎么建议,关上门她走到她前面,放低姿态道,“我平时……不准来这的,我是因为知道你在所以我才……对不起,下次我会敲门再进来。”

见她自己都进来了,苏慕容也不好再让她出去,便走到床边穿好鞋子语气不善地问,“有事?”

莫楚昕见她态度那么冷淡,苦笑了一下,“你似乎对我也有很大的意见……可我们明明也没怎么接触。”

“你对我有意见,还指望我喜欢你?”

苏慕刚听他们说容觉得好笑。

莫楚昕对她的意见她是能感觉到的,刚开始她本来是无所谓,后来她故意做一些事去吸引莫释北目光的时候,她就对她意见很大。

这个女人,心机重。

莫楚昕无奈地笑了一下,低着头绞手指,感到她不耐烦她又连忙抬头,“我来就是想请你帮我一件事。”
苏慕容没说话,盯着她继续。

“能不能求你带我走出莫家?”她眼神迫切的看着她,眼底流露出渴望让苏慕容有一阵恍惚。我爱你

和莫释北没关系,她脸色也缓和了不少,“你想出去走出这个大门不就可以?”

“我和你们不同……”她摇摇头,有些痛苦地道,“只要我一擅自出去,云姨就会派人抓住我,然后把我关在黑屋里,有时候严重会不给我饭吃还殴打,我逃不出这个铁笼子,可每天在这我真的要崩溃了!”

记忆中苏慕容一直觉得云宜虽然有时候任性了点,但她人很好,也很真性情,从来不敢想象她会有这么阴暗的一面。

见她不相信,莫楚昕绕起自己的长袖,露出雪白瘦弱的一条胳膊,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胳膊上不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有些还在往外冒血有些已经成疤又被重新挖开,实在触目惊心。

看到她震惊的表情,莫楚昕放下衣袖,无奈又悲伤的笑了,“这些也不全是云宜打的,在莫家,尤其是那三位太太,她们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了想折磨我都是随意的。”

“她们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云姨讨厌我,她们为了讨好云姨就不会让我有好日子过,莫家的秘密很多,一时半会也和你说不清,我只求你能答应带我逃出这个地方。”

苏慕容犹豫了一番,半信半疑地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