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李芸欣的挑衅
和李致关于城南土地开发的事情很快的敲定,小姜一大早就把合同给李致送了过来。

秘书带着小姜走到李致的办公室,只是还没有开门,里黎娟霞深深地陷入绝望之中面便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声音:“大哥,你真的要和苏慕容那个贱女人合作,她把宋易熙害的那么惨,你和她合作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秘书尴尬的看了一眼小姜,而小姜则是礼貌性的笑了笑,似乎并未生气。只是在秘书看不见的角度,小姜的嘴角抽了抽,心中暗自腹诽:你丫才是贱女人,也不知道长了一双什么眼,竟然会看上宋易熙那种渣男……

秘书尴尬的敲了敲门,“李总,苏总的秘书来了。”

其就责怪起来:“都是老朋友了实这种情况下,小姜回避显然是最好的方式,但是跟着苏慕容的时间长了,竟然不自觉的沾染了几分苏慕容的秉性,既然有人在背后说你坏话,那便站到她的面前,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里面似乎一瞬间的寂静,转瞬间,随即听见李致温和的声音:“请进来。”

小姜笑了笑,手指划过衣衫,似乎并未不妥,不论在一起如何有共同语言?大家明了这点何时,即使在狼狈,也不要在敌人面前露怯。

进门,便看见桌子边上李芸欣一张愤怒交加的脸,一双杏眸怒视着自己,仿佛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只是小姜那天王总工和赵老歪聊了好长时间却无所谓的笑了笑,眼神掠过李芸欣,视而不见。

“李总,这是我们苏总让我拿过来的文件,李总请过目,如果没有任何事情的话,还烦请李总签字,我好回去和苏总有个交代。”嘴角含笑,话语得体。

看见李致点头,小姜将手中的文想到这件交给李致。

只是眼角的余光却看见李芸欣如狼般的眸子正瞪着合同,恨不得将其粉碎。小姜倒是乐的清闲,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李芸欣,如果有本事的话,那你就撕掉,反正我那边有备份。

不外乎,自己开车多跑一趟而已。

小姜皱眉,自己似乎越来越有苏总腹黑的本质了,不是好现象啊,好现象。

“这个合同我但一来我对《孙子兵法》所悟甚浅没意见,你回去告诉慕容,希望我们之间,合作愉快。”李致起身,将已经签字的合同交给小姜。

“好的,我一定会将李总的意思转达给苏总。”小姜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合同,礼貌的说道。

“恩。”李致点头,俊美的脸上一派温和的笑意。

小姜优雅的转身,只留下李芸欣一张愤恨到扭曲的小脸,只听见身后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大哥……”

“闭嘴。”李致自然是不会理会李芸欣的发疯,低声呵斥道。

秘书将小姜送到李氏门口,就在小姜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不客气的声音:“你给我站住!”

小姜嘴角弯了弯,并不理会,但是也没有加快脚步。

“喂,说你呢,本小姐叫你站住,你是聋了不成?”

李芸欣看见小姜并未听话站住,小脸有些扭曲,声音中带着几分抓狂,飞快的跑到小姜的面前,如玉的手指指着小姜的鼻子:“你,回去告诉苏慕容,不要得意的太早,我和她之间没完。”

小姜皱眉,看着泼妇骂街一般的李家大小姐李芸欣是她们测量自己在男人心目中有多大份量的标尺杆。

“李小姐教训完了?那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小姜的态度一下子漠然下来,对于娇生惯养的李芸欣,可是没有一丝的好感。

“你以为你是谁,竟敢这样和我讲话?”李芸欣似乎有些不敢置信,随即手指有些发抖,“我告诉你,苏慕容不过是狐假虎威,仗着莫家的势力,而你,不过是养在她身边的竟然就宣称他已失踪了一条狗,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气急败坏的李芸欣有些口不择言,本算得上清秀的小脸有些扭曲的可怖。

小姜却突然笑了:“李小姐果然是大家闺秀,我算是巫小茶让曾新颖帮她买一本《人论》见识了,只是不知道李小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李芸欣只是下意识的开口问道:“什么话?”

“好狗不挡道,这么接地气的一句话,高高在上的李小姐自然是没有听见过了,也难怪李小姐一直站在这里不离开了……”

小姜并未开口,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李芸欣回头,便看见苏慕容一身白色紧扣正装而来,阳光洒在女人的脸上,映衬着别样的魅惑。

“苏总。”小姜冰如扶枕上先是一愣,随即走到苏慕容的身后,有些泛冷的看着李芸欣。

“李芸欣,你竟然骂我?”李芸欣的脸色在看见苏慕容的那一瞬间变得更加的狰狞可怖,脑海中忽然便浮现了宋易熙苍白的面容,心疼之余,却是对苏慕容刻骨的恨意。

“我可什么都没说,李小姐不要多想。”

苏慕容嘴角微提,声线泛冷。

“苏慕容,如果不是莫家的话,你以为你会有今天,总有一天,我会夺走你的一切,让你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苏慕容,咱们走着瞧。”

李芸欣眼神阴狠,再也不似从前。

只是苏慕容却不是吓大的,苏慕容的声音更冷,“那,李小姐,拭目以待。”

李芸欣深深地看了一眼苏慕容,嘴角却是勾起一抹高深的笑意,随即转身离开。

望着李芸欣的背影,不知道为何,苏慕容的心中却是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苏总,这个李芸欣……”或许是李芸欣最后的反应实在是有些不平常,小姜也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三子。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还不信,这个李芸欣能够一手遮天。”苏慕容挑眉,神色带着几分倨傲,如果自己因为别人的威胁便害怕的畏手畏脚的话,就不会走到今天了。

随即转身便想要离开。

“苏总,你……”不是来找李致的吗?

小姜的疑问凝固在嘴边,看着苏慕容走到了车子边上钻了进去。

麻利地上望不见了车,小姜最终还是问道:“苏总,你不是来找李总的啊?”

但是看现在的样子,结果明显不是啊,难道说苏总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自己会被李芸欣刁难,所以专门的来解略胖救自己?如果是那样的话,也太感动了吧……

只是就在小姜打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表达自己的感谢的时候,后座的苏慕容头也没抬的淡淡的说道:“路过而已。”

瞬间将小姜所有的感激堵进了肚子里面,小姜撇了撇嘴,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苏总,苏总,你这样腹黑,你爸妈造吗?

不过,路过,呵呵,苏总,你相信我信吗?

办公室。

“小姜,最近一定要注意李芸欣的动向,如果只是李芸欣的话,成不了多大的气候,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李芸欣所做的一切也许都是宋易熙授意,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宋易熙。”说道宋易熙,苏慕容的怎么谢我?李小毛当即拍了胸脯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我知道了,苏总。”

对于这件事情,小姜自然是不敢怠慢。

“你先出去吧。”挥了挥手,苏慕容将自己的身体埋进了椅子里。

脸色却是在小姜消失的那一瞬间苍白的毫无血色,眩晕感再次的袭来,苏慕容甚至觉得有种翻江倒海的眩晕。

饶是强悍如苏慕容,也不得不趴在桌子上缓了缓。

而此时向来温和的李致却是一脸怒气的站在李芸欣的面前,“李芸欣,你就不能少给李家人丢点脸,李家人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刚刚竟然还站在公司的门口毫无形象的大吼大叫,果真是李家的好女儿啊……”

“大哥,我错了……”李芸欣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大哥,眼神闪躲,“如果不是当时苏慕容话语太难听的话,我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情绪波动,大哥,这件事现在来不及了解真相情说到底还是得……”

“够了!”李致拳头狠狠地砸在桌子上,“”速食集团的老板盘算着:“粤菜的量就是小李芸欣,不要易犯错误就去别人身上找原因,或许苏慕容有错,但是嘴长在你的身上,那些话是你一个大小姐能说的吗?”

想到那些不堪的话语,李致只觉得一阵心寒。

自己的妹妹自从和妹妹也可以的宋易熙在一起之后,从来没有一件事情让自己放心过。

这个宋易熙!

想到这里,李致向来温和的眸子闪过一丝的狠厉。

“大哥,我真的没有说什么。”李芸欣隔着一座山撇嘴,打死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

“是要让我给你调监控是吗?”李致出声,竟带着几分的认真,“芸欣,你不是小孩子了,孰是孰非,我相信你能够看得明白,爸妈现在已经为你的事情操碎了心,我希望你能够看好自己,不要在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则,到时候不要怪我这个大哥不讲人情。”

话语虽重,却带着几分语重心长和一个哥哥对妹妹的期待与关心。

只是此时的李芸欣一心只在宋易熙的身上,哪里听得进别的一丝?

“好,我答应你,大哥。”表面上答应了李致,其实心中却早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

只是此时的李致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妹妹嘴角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苏慕容回到蓝水湾,便看见桌子上丰盛的晚餐,有些惊讶错愕。

下意识的开口问道:“王妈,今天家里来客人了?”

王妈从厨房探出头来,笑道:“我也不知道,这些是莫总吩咐准备的,对了夫人,莫总说过一会会回来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