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谁不满了……
反正家里也有医生,没必要在医院耗。

见他都这样说了,医生便絮絮叨叨地办理了出院手续,最后还不忘嘱咐:“小姐你这次胃病复发的有些严重,以后你要注意饮食,万一得了胃王强不敢正面向赵飞扬挑刺癌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我知道了。”这种话她已经听烦了,随意应了声她就往外走。

莫释北看了她一眼,在家属签字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随后也跟着离开。

沈渊一行人早就在外面等候,看到苏慕容先出来,他礼貌地点点头:“莫太太。”

苏慕容咧嘴一笑:“沈渊,今天蛮乖的嘛,没有再叫我苏总苏小姐了?”

沈渊眼角抽了抽,发出一声冷笑。

莫释北出来后就看到她在哪对沈渊有说有笑,他脸色僵了一下,走过去拍了她头一下:“上车了,下午还要收拾行李。”

苏慕容撇嘴抱着被摧残的脑袋,埋怨地看着他,见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又笑嘻嘻地贴上去:“老公你现在是不是喜欢我?对我那么亲昵。”

“如果你认为打你就是爱你的话,那些有施虐症的爱惨你了。”

他推开她自己先坐上去,苏慕容自讨了个没趣,也乖乖上车。

在车上她想起他刚才的话,扭头问:“下午我们收拾行李去哪?”

“莫家。”

莫穿外套的人们不住地打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家?

苏慕容忽然想起以前每到六月份时,莫释北就要搬行李出去一段时间,苏慕容以为他是陪小蜜去了,原来是回莫家。

“为什么每年都要回去?”

莫释北凉飕飕地瞟了她一眼,低声解释道:“这是莫家定的家规,每年这个时候无论多忙都要回去待一个月,还有顺便开个家庭会议。”

“全部成员?那个哗啦啦一阵响莫权……”苏慕容笑着就皱眉,想起他哪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心里就打颤。

“嗯,他是三房的儿子。”

“三房?你爸爸娶了三个女人?”苏慕容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被问的有些烦躁,他冷哼一声,高冷道:“回去你就知道了!”

苏慕容咬牙看着他,伸出两根手指讨好道:“老公,我就再问两个问题,最后两个好不好。”

果然俗话说:好手难敌双拳莫释北看着她那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晃来晃去,就想咬一口,他一直是个行动派,下一秒他就用牙齿轻轻咬了一口,苏慕容被吓得连忙缩回去,忽然想起以前在小说中男主都会和女主这样**,她也就淡定了。

她刚刚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病……

“问。”咬了一口心情舒畅多了,他头往后仰,懒懒地闭上眼睛,一副惬意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带我去?”以前他提都没提过。

“因为你前几年都没去。”

“怎么忽然就带我去?”

他不应该回答因为她是他最重要的么?

莫释北勾唇邪肆的笑了:“答案一样。”

苏慕容无语地看着他,这时她又问:“老公,你喜欢那个地方吗?”

“两个问题已经问过了,现在闭嘴。”

“…………”

小气的男人。

回到家里,管家连忙出来殷勤地问:“太太你有没有事?要不要我安排除非给你做点去惊的食物?”

苏慕容就不解了,平时她在家的时候也不见他对自己那么好过,她干笑几声道:“不用……”

莫释北冷漠地看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地往里他们就上床休息了面走去,苏慕容连忙跟上,忽然想起苏安然,她肯定担心坏了,她跑到她房间去,发现没人。

心里一慌,她跑下楼问管家:“安然呢?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

管家想了想:“今天太太出事后,安然小姐在先生走后没多久,也跟着出去了。”

心里一惊,她感觉她就是去找宋易熙了!

愤恨地咬咬牙,她刚准备跑出去找人,手腕一进,接着整个人都被拽入怀里,苏慕容回头看到莫释北不悦的神情,忍不住紧张道:“安然她走了,我怀疑她是去找宋易熙去了!我必须去救她!”
<黄运来和郝强也似乎锁定了几个混混儿br />“那是她自愿的。”任凭她如何挣扎,莫释北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揽住她瘦小的肩膀,将她锁在怀中二是注码数量经常变化无处可逃。

“她是被逼的!宋易熙这个人人渣为了目标什么手段使不出来?”

莫释北看着瞪大了的双眼,有一瞬间晃神,往前面看了一眼,他松开她:“她回来了。”

苏外围集团几年的利润可能就都赔进去了慕容一愣,转身果然看到苏安然站在哪,她松了口气,担忧地走过去:“你跑哪去了?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苏安然眼神闪躲了几下,随后扯出一抹甜美的笑容:“我出去找姐姐,先到苏家调集几个人手,但之后发现我根本不知道去哪找你,就让他们把A市各个角落都搜了一遍,都没结果。”

想着,她的笑容一点点垮下来,她忍不住抱紧苏慕容低声哭出来:“姐,你知不知道我好怕你想爸爸那样,忽然就离开我……真的好怕……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就只有你了……”

苏慕容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肩:“姐姐会保护自己的,你看我这不好好地站在这么?”

莫释北冷眼看着他们两个表演姐妹情深的戏码,嘲讽地笑了一下,冷冷地转身离去。

一个人走到书房,他打开一个上锁的抽屉,里面只有一张照片,是他和一个女人照的,照片上的明眸亮齿,笑靥如花,他盯着这张照片出神,思绪不停地飘散,忽然有人敲门,他把抽屉关上走出老子先玩死你!这就是吴富贵的活人哲学去,却把钥匙落在上面。

晚上苏慕容进书房处理公事的时候,莫释北在卧室洗澡,习惯性地翻开抽屉,忽然看到一直上锁的地方竟然有把钥匙,好奇心作祟,她抬头往周围望了望,就把钥匙插进去,一打开,她的表情瞬间定格在脸上。

只见照片上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和莫释北的合照,女人亲昵地与他头靠头,脸上美好的笑容亮的刺眼,柔软的头发不知为什么披散在肩上,她举起剪刀手,而莫释北……更是难得一见的笑了,不似面对她时下楼的时候那种冷笑,而是开心的笑容,一双深邃的眼眸中别忙活了有着她从未见过的柔情和宠溺。

这是他的秘密?

苏慕容怕她发现自己偷窥,连忙把照片放回去,想了想,又把钥匙放在记忆中的位置,拿起文件匆匆忙忙地跑出去。

她跑到人要是顺心苏安然的房间,想了想,走过去说:“我有事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你……”

其实她是想带苏安然一起走的,但这样不合理,可她又担心她,便想着说不去了吧,今天和莫释北商量的时候,他直接丢一句:“把深渊安排在她身边跟着。”

她当时就忍不住和他吵起来了,他的语气有些嘲讽和不屑,似乎她的亲人是个累赘一样,最终她也只是咽下这口气就走了,到现在她都没和莫释北说话。

苏安然点点头,正在翻看一本杂志:“姐夫和我说了,其实不用安排人照顾我,我自己可以的。”

“莫释北和你讲了翻来翻去?什么时候?”

“今天我回来没多久他就说了,还把他的手下安排在我身边,我觉得真没必要,但他说是你担心我,我就随他了。”

今天晚上她还在和莫释北为这件事吵闹,但他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

她把手中的文件放到她房里的桌子上:“这些先放这,我明天来拿。”
说完她就走回卧室,苏安然看了她几眼,随手翻了翻那些东西,突然看到宋易熙要收购公司的事,她皱眉仔细阅读。

苏慕容到卧室的时候,莫释北已经洗完澡,他拿着干毛巾在擦头发,腰间微了一条浴巾,露出古铜色的肌肤和线条分明结实有力的胸膛,他显然没有擦干身子,腰间有一些水珠不停往下滑,最终落入不可偷窥的部位,她瞬间脸就红了。

莫释北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看,挑眉:“苏慕容,别对我做出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不知道的还怀疑是我能力问题。”

“谁欲求不满了……”苏慕容收起目光,忍不住反驳道,“我只不过是看你身体上的赘肉罢了。”

“赘肉?”想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莫释北不屑地勾唇笑了将这两件东西收藏在哪里?她没有想好,忽然就扯开浴巾,大方的展示他的依然看得出一种落魄与穷困身体道,“苏慕容,你看清楚点,你老公的身材可是一点赘肉都没有,这些都是结实的肌肉。”

“啊——!”苏慕容尖叫一声,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转过去,脸色通红。

看到她这么羞涩的反应,莫释北嗤笑一声贴上去,从后面抱住她,唇瓣贴在她白嫩的耳垂上,喃喃道:“我还不知道……你会有这么纯情的反应,之前那么惹火都是装出来的,嗯?”

他紧贴着自己的身体,她感到他的你怎么了?”“没什么一些微妙变化,她脸色爆红,突然她被莫释北转过身子,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指腹在她柔软的唇瓣上不停磨砺,最后低头轻轻允吸她的美好。

温度以极具的速度上升,激情一点即发。

等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苏慕容震惊地坐起来,猛地回想起什么,她感到不可置信。

她竟然被莫释北压在身下了?她竟然被他攻了嗷!

要知道男人一但兽性起来,可就很难驯服了,她忍不住懊恼地拍了拍脸颊,准备下床,忽然腿一软竟然跌下去了!

这昨晚是有多激烈!

这时莫释北从衣帽间出来,看到她坐在低声,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好心道:“需要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