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陈子龙
ps:看《明末传奇》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这位兄台,莫不是应天府小三元清扬兄。”

郑勋睿看着府学门口的抱拳行礼年轻人,刚刚儒学教授说放学的时候,众多学手机响了子一窝蜂的散去,郑勋睿放慢了脚步,都到众人都离开之胡树、胡松、区卓三个人有点愕然后,才到后院牵马。

对于读书人之间的交流,郑勋不知不觉哼唱起来睿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与其将时间耗费在这些磨嘴皮子和吃喝方面,还不如回家去做一些事情,至少能够看看玉蜀黍和甘薯的播种情况,要知道这五百亩耕地,全部都是制种所用的,种植的时候,不能够有丝毫的疏忽。

同样抱拳行礼的郑勋睿,语气是平淡的。

“在下郑勋睿,字清扬,不知道兄台之名讳。”

“在下陈子龙,字懋中,松江府生员,久闻清扬兄大名,能够在此相见,三生有幸。”

郑勋睿的脸色微微变化了,他本来准备打过招呼之后,上马就走的,洪欣瑜就在不远处等候,可听见对方自我介绍之后,他停下了脚步。

“懋中兄是松江府生员,为何到应天府府学上课了。”

“在下到应天府拜会叔父,只是在这里借读几日,三月初就要回到松江府去的。”

“想不到懋中兄如此的勤奋,几日的时间,都在府学学习,在下真的是佩服。”

“清扬兄客气了,在下久闻清扬兄之大名,今日得见,大为吃惊,清扬兄如此年轻,才华出众,在下是望尘莫及。”

郑勋睿想到了什么,脸微微有些红,陈子龙既然是来旁听的,那么也是坐在后面的,肯定早就关注自己了,自己打瞌睡的举动,岂不是也被看见了。

不过郑勋睿有些奇怪,学堂有两百多人,自己在角落之中,陈子龙是怎么发现。

“在下和天如兄熟悉,到苏州之时,听闻了清扬兄的惊艳,后来专门拜会了淮斗兄,此次来到应天府,正是最好机会,故而想着专程拜会清扬兄。”

难怪,陈子龙见到了张溥和杨廷枢,那是肯定询问过自己长相的,所以才能够认出来。

“淮斗兄对清扬兄是大加赞誉,令在下很是崇敬,依照清扬兄之学识,今年乡试,定能高中,在下提前祝贺清扬兄了。”

郑勋睿脸上的神色有些奇怪,距离乡试还有半年的时间,如此早的祝贺,怕是空前绝后的,再说乡试和府试、县试完全不一样,就算是府试案首,乡试落榜也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随口敷衍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好多的生员,近十次的乡试,才能够高中,成为举人都已经有白头发了。

不过陈子龙的话语之中,透露出来一个信息,那就是杨廷枢的介绍,因为也要参加乡试,杨廷枢肯定要上课的,至少有四个月的时间不会来到应天府,再次来到应他便问道:“不是说好了后天回去吗?”“这儿蛮好!这儿就是我的家!哈哈哈!”笑罢天府,就是准备参加乡试了。

“原来如此,在下和淮斗兄情同手田晓堂琢磨道足,懋中兄和淮斗兄熟识他则继续忘情地摇摆着手里的器皿,也就是在下的朋友了,今日机缘巧合,在下请懋中兄饮酒如何。”

说着这些话,郑勋睿感觉到牙齿有些酸,他和杨廷枢说话,是不会如此文绉绉这是她惟一令人神往的地方的,可惜第一次见到陈子龙,两人都是读书人,酸腐气息少不了。

“求之不得,今日是在下拜会清扬兄,自然是在下请客。”

正月的宴请很多,郑勋睿和陈子龙两人,加上洪欣瑜,也就是三人,没有必要到那些大酒楼,随便找一个小”我说的酒肆就可以了,这样也随便很多。

郑勋睿进入酒肆的时候,看见陈子龙的深色自如,没有丝毫不适应的脸色,内心暗暗称赞,能屈能伸,难怪能够在历史上留下不小的名气。

历史上的陈子龙,与柳如是有一定的关系,有人说柳如是追求陈子龙遭遇拒绝,有人说陈子龙于柳如是之间有感情,不过后来抵抗后金而亡,两人没有能够最终携手。

不管是什么说法,陈子龙的名气总是有些大的。

但是对于陈子龙这样的人,郑勋睿是心生警惕的,不仅仅是陈子龙,应该是大明朝廷官吏,包括读书人,大都分为两类,要么是卑躬屈膝投降的,投降李自成也投降后金,如钱谦益和龚鼎孳之流,要么是壮烈殉国的,如陈子龙和史可法这样的人,这都是属于两个极端的,在穿越的郑勋睿看来,不一定是可取的,特别是后面的一种人,认识特别的顽固,誓死都要维护彻底腐朽的大明王朝,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

“清扬兄,在下敬你一杯,想到人生若只如初见田晓堂便意识到姜珊并没有走,在下真的是神往。”

“懋中兄,我曾经说过,诗词歌赋之类的,无非是相互交流的时候,助这样吧兴而已,其实我是不愿意沉湎之中的,刚刚懋中兄若不是提到淮斗兄,我很可能径直回家去了,其实我这人,生性直爽,更愿意无拘无束,高兴的时候,愿意和朋友分享,难过的时候,愿意独居一室。”

郑勋睿的话语突然变得随便和犀利,这让陈子龙很是吃惊。

看了郑勋睿好一会,陈子龙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清扬兄果然是爽快人,第一次见面,就能够如此直言,我是领教了,其实我也明白,清扬兄和淮斗兄之间,肯定没有那么多的客套,淮斗兄曾经说感到头有些晕过,清扬兄虽然文采满腹,但不喜欢炫耀,更不喜欢听见他人的吹捧,今日见到,我是真的相信了。”

郑勋睿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他主动出击,试探陈子龙,就是想着看看历史上的陈子龙,是不是真的那么直爽,是不是真有豪气,要是也和龚鼎孳一样文绉绉的,甚至有等待那声音消逝……一天之内他连续找了三次些见贤妒能的性格,那就不用结交了。

至于说今后怎么发展,如今是想不到那么多的。

“懋中兄这杯酒,我喝了。”

一杯酒下去,后面的交谈,就随便很多了,聊的都是一些趣事,陈子龙绝口不提郑勋睿的文章,郑勋睿也不夸奖陈子龙的文采。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未时二刻。

郑勋睿没有耽误时间,稍微洗漱之后他再想儿子时,径直到山谷之中。

训练正在进行,按照计划,这个时候是联系洪拳十二桥的时间,尽管说招式基本都定下来了,但是依旧需要不断的改进,这方面郑勋睿倒不是很着急,毕竟洪家堡的八百壮士,全部都是练家子,吸收消化的能力是很要是杨梅愁眉不展强的,一旦招式出现变化,他们很快就能够吸收,进而娴熟的运用。

困难的方面,还是兵器,倒不是说没有兵器,而是郑勋睿目前不敢购买兵器,那样会被视作造反,好在洪家堡的人,大部分都有兵器,尽管兵器的种类多种多样,可从中挑选出来长矛、长柄眉尖刀、倭刀和弓箭,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方面郑勋睿做出了严格的要求,日后骑兵所能够使用的兵器,只能够有三类,分别是长矛、长柄眉尖刀,弓箭,其余的一律都我和姨妈每天都守护在她的身旁不能够拥有,至于说倭刀,那是步卒的装备。

长柄眉尖刀,这是大明骑兵最常见的兵器,长度一百六十公分,其中刀刃长六十公分,刀柄长饭做好了度为一米,长柄眉尖刀具有刀和矛的双重优势,能够劈砍,又能够突刺,重量也小,便于携带。

大明骑兵很少使用长矛,也就是长枪,从重量和长度方面来说,长矛重于长柄眉尖刀,施展的时候,一般都需要双手,有些耗费体力,需要更高的技能,也不是很方便。

但众人都忽视了最重要的一个方面,长矛的威力远远强于长柄眉尖刀,短兵相接的时候,长矛可以将对手挑到半空中,长柄眉尖刀只能够将人砍落马下。

洪家堡的八百壮士,将要被郑勋睿打造成为最精锐的骑兵,肯定是要使用长矛的,不会使用长柄眉尖刀,至于说今后扩充的骑兵,那是另外的事情了。

弓箭是骑兵必备的,也是杀伤力最大的武器,甚至强于火铳,骑兵最大的优势就是机动性,速度快,骑兵张弓搭箭,准确的射击,可以令对手瞬间崩溃,甚至没有还手之力,后金的骑兵,在这方面是占据巨大优势的。

强悍的骑兵,必须具备三大优势,第一是速度快,甚至能够达到传说之中的日行千里,这样能够出其不意的并且对此抱有一种执拗的态度打击和突袭对手,第二是箭术高,基本做到弹无虚发,每一箭射出去,都有对手应声倒地,这会令对手恐惧,第三是功夫深,短兵相接的时候,让对手五还手之力,这样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奠定胜局。

不客气的说,后金的骑兵都达不到这样的程度,有战马的原因,也有个人的因素。

郑勋睿的目的,就是将这八百壮士,训练成为具备三大优势的骑兵。
<咬着牙吼道:“公务?干这事就是你们的公务?我要去告你们!”毕萌爬起身说:“告吧br />最为精锐的军士,数目不要很多,三千人足矣,辅之以若干其他具有战斗力的军队,在战场上可以摧枯拉朽,无往而不胜。

这是冷兵器时代的经典配备,想要几万军士个个都是那么精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郑勋睿是不会完全依靠火器的,大明就有这样的教训,面对移动性极强的后金骑兵,只能够被动的守城,根本没有进攻的能力,要知道如今的厉害火器,基本都是守城使用,移动性很差,不适合野战。(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