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对他好一点
莫老见她这个样子就感觉不上心,忍不住加重语气道,“最近我看得出他很在意你,我希望你也上点心,而不是这么随意!”

苏慕容一听,便做出一副肃然起敬的样子,“我知道了爷爷。”

莫老闷哼一声,想起莫释北又是重重一叹,“这孩子从小就受到冷落,爸妈又是这个事,性子这样也是正常的,我希望你多去了解了解他,多和他沟通。其实释儿还是蛮善良的。”

苏慕容点点头,“我会的。”

“别给我一些空支票,我需要的是实际行动!”

苏慕容一愣,还是乖乖点头,“放心吧。”

莫老见她这个反应,心里有点恼火但也不好挑剔什么,便烦躁地挥挥手,“你出去,叫云宜进来。”

苏慕容见此便走出去,发现云宜一直站在门口,她说了几句就往大厅走。

心里一直想着她站到了电视机前莫老刚才说的话,她也不知道要怎样才算上心,难道还要再对莫释北好一点?

无微不至的关怀么?一想到莫老在这个家的权威最重,苏慕容觉得讨好他也不是一件坏事,虽然说她现在和莫释北的关系好了很多,但他阴晴不定的性格谁知道会怎么样,还不如多找几个依靠。

苏慕容一路沉思地来到大厅门口,忽然有人从背后抱住自己,她惊跳起来,刚想大喊后面的人却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还夹着一丝薄荷时,苏慕容忽然就安静了,莫释北见她没动静了,松开她把她抱的更紧。<但是我已知道阻止不了他br />
“你干嘛,吓到我了。”苏慕容轻声抱怨了几句,又想起莫老说的,便转过身去看着他,露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关心的问,“你怎好像一下子消失在空气中么了?发生什么一旦发现目标事了吗?”

苏慕容觉得此刻如果有镜子她肯定会呕。

果不其然,莫释北就惊讶的松开她,伸手摊到她额头上,一副惊吓的表情,“苏慕容,你不是又发烧了吧?”

苏慕容脸色僵了僵,忙堆起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靠过去,“老公,我在关心你啊,你没感觉么?”

莫释北推开她,想起刚才她出去可能有人对她说了什么,忍不住一掌拍在她天灵盖上,苏慕容吃痛一声。

“不要随意轻信别人的话。”

苏慕容刚想吼几句但马上又安分起来,她摇摇头两家从此绝了交情,“没人和我说什么。”

“那你就正常点。”

“我就是想关心你。”

“神经病。”

莫释北冷嗤一声,一脸不屑的转身离开,苏慕容连忙追上拉着他的手臂撒娇道,“老公你告诉我怎么了嘛?是不是有人强迫你干了什么?”

“松开。”

莫释北低斥一声,却没有推开她,任凭她撒娇卖萌地缠着自己,忽然发现这种感觉还不错。
他们有所不知的是,莫楚昕从开会起一直就待在外面,她是没资格进去的她自己知道。当散场的时候她本想上前和莫释北说几句话,却有些胆怯。

直到苏慕容过来,她看着他们亲昵的样子,忽然他记了仇就想到从前。以前莫释北也是这么宠她,也是这个关照她。她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他发那么大的火,但她嫉妒了,很强烈的嫉妒。

就连莫权都对她特殊照顾,凭什么她得不到!

“你在看什么?”

忽然有人在旁边说话,她惊了一下,扭头看到何淑芳。

何淑芳直直的看着她,一会又往前面看了看,疑问,“你看着苏慕容和莫释北干什么?”

莫楚昕低下头,期期艾艾道,“对不起和姨,我没看他们……我……我就是有点闷想出来转转,结果走到这就发呆了。”

“楚昕,你别对我撒谎。”何淑芳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她靠近一步搂着她的手臂,低语,“何姨最近看出来了……是不是莫释北疏远你了?”

莫楚昕身子一颤,有些害怕她想干嘛,但又不敢推开她,便咬牙沉默。

何淑芳见了,笑着退开,然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何姨没有恶意。”

如果说莫楚昕在莫家这几年学会了什么,那就是不要相信这里任何一个女人对自己说的话,往往没有恶意永远都有阴谋。

稳了稳呼吸,她快速说,“何姨你有什么事就说吧,等会我还要去洗衣服。”

何淑芳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何姨很讨厌苏慕容,就想着是不是能和你结个伴。”

“苏慕容?”

“对,你也知道我和罗奈儿最近在争权,这个苏慕容第一次来莫家就说着莫释北的好话,而且抢尽了莫老的目光,连大姐也那么抬举她。不过……”说着,何淑芳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她这个女人水性杨花,一时和莫萧暧昧不清,一时又和我家权儿纠缠。”

“莫权?”

莫楚昕一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当初她与莫权那段恋情是地下恋,也就只有莫家这几个兄弟知道,其它的都是毫不知情,所以就连当初分手的那几天,她整夜整夜的哭,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她爱莫权,很爱,深爱雨很大。

她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最后却落得这个下场,虽然很不甘心但终究是恨不起来。

如今听到苏慕容和莫权的事,她是被震撼到了。
何淑芳见她不信,便点头细说,“你是不知道她的把戏,听说在没惊喜之余来莫家之前她就和权儿纠缠不清,我真是……有气都无处发!”

“何姨我知道了,我答应帮助这样姜菲菲才会欠他一个人情;更重要的是你。”莫楚昕听到这,几乎没有多想就同意了,顿了顿,她提出一个要求,“我希望你事情完成后……可以你先救哪个?害得我好几天脑袋都疼让我离开莫家。”

“离开?”何淑芳惊了一下,用诧异的眼光打量着她,最后确实理解的笑了,“孩子,也是亏你有这心思了。何姨我……是这辈子都离不开这个鬼地方,但我会帮你的。”

“谢谢你。”

苏慕容追着莫释北进去的时候,看到莫杰森和莫权还坐在下面,她走进去笑道,“怎么还没睡?”

莫杰森从游戏中抬起头,然后又迅速底下去,“这还早,我们三兄弟在睡觉之前都会坐着聚一聚,然后聊天。”

“我们赵弟躲在下面不吭声呢那我先上去了,你也早点上来。”苏慕容听了也没多想就朝电梯走去,莫释北拉住她,“在下面陪我。”

其实苏慕容有些累,想上去就睡觉,但脑海不自觉的又想起莫老,便沉重的点点头,跟着他坐到一旁。

三个人到齐了,莫杰森暂停游戏,盘腿在沙发上坐着,眨着蓝色的眼睛问,“你说今天云姨安排的行程怎么样?我觉得是不是太多了,半个月弄完可能有问题。”

莫释北搂着苏慕容靠在沙发上,听到他这样说,冷笑,“爷爷一年才回家一次,这些我觉得少了。”

莫权停止打电脑,淡淡接一句,“各人对爷爷的感情有别。”

“但都是我们的亲爷爷啊!虽然我有点怕他。”莫杰嘟囔道,这时他看向昏昏欲睡的苏慕容,“大嫂,你觉得呢?”

苏慕容一惊,眨了眨沉重的眼睛,想起他们刚才断断续续的话,摇摇头道,“我是随便……只是觉得做这些爷爷也不一定会开心。接着又加了一句:“你看现在该做些什么?”玛德莱娜面如死灰”

说着瞌睡走了一大半,她揉了揉太阳穴,忽然问,“莫萧呢?刚才就没看到他。”

“莫萧身体好像不好,在上面睡觉。”莫杰森想了想道。

这时一道冷冽的目光朝她打来,她一个哆嗦,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马上闭嘴。

接下来苏慕容基本没怎么说话,但一直听他们说感觉很奇怪,一般家人聊天都是为所欲为的,他们不是,他们是按照顺序,莫杰森说完莫释北说,接着莫权。

苏慕容觉得这个太官方化了,忍不住说道,“荒凉是不是太晚了?”

这时莫杰森很快就应了,“现在才十点半,你们上去能干嘛……噢对了,你们可以……”

莫释北凉嗖嗖的看了他一眼,又将视线定在苏慕容身上,“想睡?”

莫权收拾好东西其实,淡淡来一句,“我睡了。”

就这么走了,苏慕容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沉思,忽然啪的一声,脑袋一痛。她连忙收回视线,想吼但又憋下。

不停的在心里告诉自己……对他好对他好。

莫杰森见了,啧啧一声,凑进苏慕容,“大嫂,你看大哥这么暴力也是辛苦你了。”

苏慕容干笑,“不辛苦不辛苦……习惯就好。”

“哥,你这样虐待你女人不行。”莫杰森见她不会反抗,便对莫释北大声喊道,“这样她会反感的,没有人喜欢被打。当然了,除了特殊癖好除外。”

“我们上去。”

莫释北理都没理他一下,站起来对苏慕容说,她怔了一秒,也站起来跟在他后面。

莫杰森见了,吐出一长串的德文,苏慕容没听懂,但莫释北脸色却越来越阴沉。

走回房间,她好奇的凑上前,“刚才他说了什么?”

莫释北勾唇,面无表情,“想知道?”

苏慕容一见他这表情就颤了一下,连忙摇头,“不想了,我去洗澡。”

莫释北见她冲进更衣间,冷冷的从唇间溢出一声不屑的哼声。

洗完澡,苏慕容胃有点点阵痛,她套着浴袍弯下腰,熬了一阵好了点,她便对着镜子看了看,发现脸色有些苍白,她用手掺着水拍了几下。

一出门,看到站在旁边的莫释北。